肿么办?经济学人智库指出:推动中国经济崛起的人口红利将迅速消散

  • by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 2019-07-12
  • 0 人阅读

点击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关注我们↑↑↑

经济学人智库(EIU) 近日公布研报称,中国人口规模将比预期更早见顶,到2030年老年人口抚养比料将接近30%,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也将较去年减少7,000万。近几十年来推动中国经济崛起的人口红利即将迅速消散,中国未来10年及之后的潜在增长率将受到影响。


图|视觉中国


1. 人口高峰将比我们原先预计的更早到来

在我们的最新预测中,我们预计中国人口将在2026年达到14.1亿的顶峰,比我们之前的预测提前了2年,主要原因是出生率低于我们2016-18年所作预期,当时我们预计“二胎政策”将提高生产率。我们对人口高峰的预测比联合国基准的“中等生育率”预测提前了4年,因为我们对生育率下降速度的假设更为保守。



2. 放松生育政策的影响积极但有限

尽管“二胎政策”(从2016年起开始实施)对出生率产生了积极影响,但事实证明,这种影响是短暂的。2016年,中国出生率跃升至每1000人有13个新生人口,然后在2017年保持在这一水平附近,但在2018年则大幅下降至每1000人仅10.9个新生人口。出生率的最初跃升反映了被压抑的二胎需求;2016年,超过50%的新生儿是二胎。然而,2018年出生率下降表明,被压抑的需求已经枯竭,并表明出生率的潜在下降趋势仍在持续。在此期间,首胎出生率也下滑。


我们预计,2018-30年中国的平均出生率将达到每1000人有9个新生人口,即平均每年有新生人口1570万。考虑到政府对人口前景的担忧,这一预测假定计划生育政策将在2020年后取消。我们还认为,当局可能会开始采取更广泛的奖励和补贴措施,鼓励妇女生育(一些省份已经在试验有关弹性工作时间的立法)。然而,考虑到城镇化和高等教育水平等更广泛的趋势,我们怀疑这种政策变化是否会产生重大影响。


3. 到2030年,中国老年抚养比率将升至近30%

我们预计,到2030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7.8%,高于2018年的12.1%,大致相当于目前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综合水平。预计老年比例最高的省份为工作年龄人口流出较大的省份,例如东北的吉林、黑龙江和辽宁。至于东部省份如江苏等,因城市化程度较高及居民较长寿,也会造成老龄人口比例较高。


到2030年,老年抚养比率(65岁及以上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比率)迅速上升至略低于30%,这是公共政策面临的一项挑战。为公共养老金提供资金和满足医疗需求方面的需要,可能成为重大政策调整的催化剂。与此同时,这也将在私人养老金、医疗和养老等领域创造商机。政府似乎对民营部门(包括外国投资者)参与这些领域的想法持相对开放的态度。


4. 到2030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7000万

考虑到出生率和老龄化方面的趋势,我们预计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定义为15岁至64岁)将从2018年的9.959亿下降至2030年的9.23亿。由此可能导致的劳动力下降(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下降),将为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设定上限;近几十年来推动中国经济崛起的人口红利即将迅速消散。中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可能上升,为其它亚洲国家带来了经济机遇。


这些人口结构上的不利因素,为推行提高生产率的改革创造了强大的动力。如果生产率增长不能抵消劳动力市场的趋势,经济增长将大幅下降。这方面的前景喜忧参半:一方面中国技术进步迅速,但另一方面一些政治上的考虑可能会限制国企等其它领域的结构性改革空间。劳动力下降和生产率增长疲软的双重作用,使我们得出了一个基本观点:到本世纪20年代,中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均增长率将为4.5%。


5. 反向移民正在进行

我们对最新人口数据的分析,促使我们改变了对国内移民模式的预测,进而改变了对中国各省市人口增长前景的预测。数据显示,以前人口从内陆地区向东海岸迁移的趋势已经减缓,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逆转了。这种转变背后的主要因素是工业产能从成本高昂的沿海地区转移。这为那些过去可能已经移民的人创造了就业机会,并鼓励更早的移民工人返回家乡省份。


“反向移民”的最大受益者可能是安徽、四川和河南等传统劳动力输出省份。例如,我们预计,在2001-18年移民净流出创下580万纪录的四川,将在2019-30年净流入150万移民。这些模式很重要,因为它们将塑造地区消费和住房需求,并将影响劳动力成本。然而,尽管四川等省份将成功吸引回那些土生土长的工人,但我们怀疑它们能否吸引到其他地区的大量移民。



6. 一些城市群将繁荣起来,另一些则不会

我们修订后的预测还提供了一个关于城市群的视角,随着政府着眼于缓解中国最大地级市的资源压力,并将经济发展重新聚焦于中国新兴城市,城市群已成为城市规划的核心原则。正式批准的集群有19个,但是在我们看来,它们的前景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预计,到2030年,河南省中原城市群的人口增幅将达到创纪录的1400万左右,这将给一系列行业带来商机。尽管珠江三角洲地区相对发达,但大湾区的人口也将出现近900万的强劲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发达的长江三角洲相关的人口集群预计将停滞不前。一些集群甚至预计会出现人口下降,比如辽宁省。


在实践中,许多政府集群很难用术语的传统定义来确定;许多是跨度很大的广泛区域,而不是代表着一片邻近的城市区域。然而,它们的选择将决定基础设施优先级和城际交通计划。在过去,这种联系的发展往往把人力和资源吸引到最大的城市,这与政府目前计划的目标背道而驰。向相反的方向推进将是一个挑战。在雄安新区京津冀集群发展规划下部署的丰厚资源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完)


登录APP获取延伸阅读:


十年后中国人口增长的拐点将到来

经济学人:经济增长是否取决于人口规模?


本文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中信 | 如何看待“史上第一次” 隔夜和超额准备金利率倒挂?

英国扣押油轮致伊朗强烈抗议,警惕油价上行风险

野村 | G20会谈利好 市场却仍料FED一年内降息100个基点

大咖课程持续更新

市场动态前景全程跟踪

更多原创前沿资讯,请移步路闻卓立app:

喜欢本文就请点一个在看吧

<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