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卢梭|奇幻森林的孩童

  • by 看客中国
  • 2018-08-25
  • 996 人阅读

亨利·卢梭|奇幻森林的孩童

亨利·朱利安·费利克斯·卢梭

Henri Julien Félix Rousseau

1844.5.21-1910.9.2

法国画家 | 后印象派画家




卢梭,生于法国西北部的拉瓦尔市的一个贫民家庭。他18岁从军,27岁参加德法战争,在海关处当过22年收费员,到40岁才开始专心作画,一开始完全不被人接受。他到六十多岁,还一贫如洗。直到晚年才时来运转,得到同行和世人的认可,尤其是受到新一代年轻艺术家的追捧,连毕加索都购买他的画,对他非常赞赏。他一生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中有六个孩子,最后只活下来一个。


卢梭作为一个业余画家,全靠自学,没有师承,学画都用的是笨办法,自己去卢浮宫临摹。为了了解比例和透视,甚至使用量尺。

41岁,卢梭第一次参加美术展览会,得到的评价是:“色彩鲜艳,扁平风格,看起来很幼稚。”卢梭竟然认真地把这些评论都收集起来,贴在了他的剪贴本上。

别人批评他的作品孩子气,而这所谓的“孩子气”恰巧就是他的艺术特点,使他区别于其他艺术家而个性明显。不管别人说什么,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方向,心无旁骛,不为所动,最终走出一条完全属于自己的道路。这个人真的是跟他的作品一样心灵单纯。毕竟艺术家的全部秘密就是心灵自由。贫穷和痛苦可能是艺术家生活的磨难,却也是其心灵和精神的修炼,最终带来艺术成就的加冕。


不过,大多数艺术家早年都差不多,初出茅庐,不被世人接受,甚至招致冷嘲热讽,有些人甚至到死都没有得到承认,其中极端例子比如梵高。生前就功成名就的确实是少数,少年成名或名利双收的更是凤毛麟角。

他这收费员的身份和高更的银行业或者卡夫卡的保险业都差不离,半斤八两。对于真正热爱艺术的人来说,职业背景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也不能阻挡这些注定走向艺术道路的人。因为他们的内心那股渴望和热情只能通过艺术创造这条途径来得到释放和抚慰。


他的作品集中于两大主题,城市生活和热带丛林。对此,他说:

“除了自然之外,我没有老师。”

“再没有比观察大自然、画我所之所见更令我无比幸福的了。想想吧,但我走进乡村,看到太阳、绿地、鲜花朵朵,我就对自己说:‘嗯,是的,这一切都属于我自己!’”

卢梭1885年在香·埃吕西沙龙展出处女作,1886年《狂欢节之夜》参加独立派展览。此后他平均每年都有5幅以上作品展出。他的代表作有《村中散步》《税卡》《战争》《睡着的吉普赛姑娘》《我本人·肖像·风景》《乡村婚礼》《抱木偶的女孩》《梦》等等。

《走在异域森林的女子》


《睡着的吉普赛姑娘》

《梦》


撇开技法而言,就画作本身的直观感受、情感体验和题材表现,观看者会觉得很像儿童画。儿童不就是像他这样作画吗?不就是这样看待世界吗?毫无遮掩,直抒胸臆,又充满想象力。所以说卢梭在心灵上始终是一个稚子,赤子,在画中做梦的孩童。一个天真的艺术家。


他的画作充盈着一种奇幻色彩,原始风情,有种天真稚拙淳朴的美感,仿若在描绘一个童话寓言。温柔静谧,纯真璞琢。



《自画像和风景》


《火烈鸟》


《郊区》


《狂欢舞会的夜晚》


《塞纳河》


《磨坊》


《牵提线木偶的孩子》


《圣克鲁公园的林荫道》


《夏娃》


《花束》


《热带暴风雨中的老虎》


《饥饿的狮子》


《战争》



同样是自学成才的画家,就其生平来看,倒是跟高更有些相似之处,都是从业余画家到大器晚成,风格也有共同点。像装饰画一般,热衷平涂,喜欢描绘异域风光,都被认为是“原始主义”画家。不过,高更画作中描绘的是他在现实中找到的伊甸园,卢梭笔下的丛林和动物则是他心灵和梦中的乐园。卢梭画了一辈子的热带丛林,其实一生从未离开过巴黎。他就是一个在现实中做梦的人,并籍此超越了他身处的那个现实。他画中的那些狮子豹子老虎就跟博尔赫斯笔下的老虎一样,是另一个世界中的另一只老虎,是书斋画室中的幻梦。

《老虎的金黄》


我一次次地面对
那孟加拉虎的雄姿
直到傍晚披上金色
凝望着它,在铁笼里咆哮往返
全然不顾樊篱的禁阻
世上还会有别的品种
那是布莱克的火虎
世上也会有别的黄金
那是宙斯偏爱的金属
每隔九夜变化出相同的指环
永永远远,循环不绝
逝者如斯
其他颜色弃我而去
惟有朦胧的光明,模糊的黑暗
和那原始的金黄
哦,夕阳;哦,老虎
神话、史诗的辉煌
哦,可爱的金黄
是光线,是毛发
渴望的手梦想将它抚摩


文中图片和部分资料来自网络


潘朵拉Pandora专栏

[光影]

艺术家的秘密生活——电影世界里的大师们 (一)

灵魂绞肉机—电影世界里的大师们 (二)

疯狂和理性——电影世界里的大师们(三)

麻烦缠身的人——电影世界里的大师们(四)

性、死亡、黑暗之心——席勒+波洛客

黑暗之中、执着光明——戈雅和透纳


[人物]

被疾病与狂热穿透的人生 | 弗里达

梵高 | 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

一枚收割男性天才的女文青 | 莎乐美

雷诺阿|艺术,不需要解释


[故事]

写给每个曾是孩子的大人们的治愈童话——《小王子》


英国尚思艺术

传播维多利亚时代老欧洲的优秀画作,分享精致艺术生活。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