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官方"罕见承认":关税将冲击美国企业

  • by 环球时报
  • 2019-05-18
  • 0 人阅读

特朗普的“自残式”要价,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


当地时间5月12日报道,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在福克斯新闻节目“Fox News Sunday”中,对关税表达了与总统特朗普不同的观点。

特朗普声称,美方施加关税压力,付出代价的只是中国。但是,库德洛不这么认为。

他承认,特朗普的做法,将会使美国公司税收负担增大,这些税收通常会转嫁给消费者。他补充称,两个国家的经济都会感受到关税带来的影响,“双方都将为此买单”。

不过,他辩称,关税将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非常温和”的影响,并表示关税增加了海关收入。



库德洛/IC Photo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11日再次通过公众号“政委灿荣”刊发其去年7月7日的采访。他分析称,中美双方的贸易利益是一样的,这个账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指出,特朗普这笔账一开始就算错了。

2017年中美之间有5300亿美元的货物贸易,按照他们的说法,美国只卖给中国1500亿美元的货物,所以他们觉得亏大了,总是说中国多赚了美国3760多亿美元,所以觉得打贸易战中国损失会更大。

但实际情况是,美国确实直接卖给中国1500亿美元的货物,但是通过台、港、澳等地区,美国以转口贸易的形式间接卖给中国的还有1000亿美元的货物,这部分特朗普没有算进去。

而中国通过台、港、澳等地区卖给美国的货物他算进去了,采取的是双重标准,理由还很正式——“原产地原则”。

只不过原产地在中国的商品他都算进去了,包括经过台、港、澳等地区卖出去的商品,他把这些地方只看成中转站;而原产地在美国的商品,他就把台、港、澳等地区看成赚差价的“中间商”,再卖给谁他就不管了。

所以这个统计账,从一开始美国就少给自己算了1000亿(美元)。

金灿荣还提出,中国有三张“王牌”:第一张是彻底禁止对美国出口稀土;另一张是美国国债;最后一张“大王牌”就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市场。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12日的文章也指出,特朗普这是“自残式”要价。最主要的理由,是特朗普作出的判断,与经济规律和现实,不是相去甚远,而是基本南辕北辙。

特朗普将21世纪的世界错当成了19世纪的地球。

他以为美国对中国征税导致美国收益绝对增加,中国收益绝对受损,是将19世纪重商主义的逻辑套用到21世纪。根据特朗普的推特,其描述的场景是这样的: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全部是由中国企业生产的,与美国企业或者投资无关;美国征收的关税全部由中国商品的制造商,以及出口商承担,完全不会转嫁到美国的消费者身上;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全部是终端产品,基本不涉及中间件;即使有美国企业从中国进口相关中间件进行加工,这些企业能够几乎不受损失地重新布局供应链。

落后的知识结构,扭曲的决策团队,以及具有显著缺陷的个性心理特征,共同导致了特朗普以这种看似凶狠、实则严重损伤美国中长期利益的“自残式要价”,对中国使出了显然不具可持续性的短促突击,并谋求在真实代价暴露之前的窗口期内获得某种决定性的回报:在心理和精神上压倒中国,迫使中方作出重大让步。

面临美国的压力,中国当然不可能是完全无感的,在正确认识和把握美方要价内生缺陷的同时,需要准确认识和理解中国面临的真实压力,避免出现“不战而降”、“惊慌失措”以及“被动等待”等不当应对,以勇敢夺取中美战略博弈的阶段性胜利,是中国的当务之急。 


来源:观察者网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or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微信公众号ID:hqsbwx)


<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