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剪欲望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168 人阅读

  曼谷西郊有一座寺院,因地处偏僻,香火一直不旺。

  老住持圆寂后,索提法师来到这里接替住持一职。初来乍到,他绕寺巡视,发现周围山坡上到处长满杂乱无章的灌木。法师找了把剪刀,时不时地就去修剪一棵灌木。半年过去了,那棵灌木被修成一个漂亮的圆球。人们看了不解,便问住持,住持却笑而不答。

  修剪欲望一天,寺里来了一位衣衫光鲜、气宇不凡的客人。寒暄让座后,对方说自己无意中路过,随便进来看看。住持便客气地陪客人四处看看。行走间客人请教住持:“人要如何清除自己的欲望?”住持微微一笑,返身拿了一把剪刀出来,对客人说:“施主,请跟我来。”

  他把客人带到灌木丛林,客人看到了住持修剪的那棵成型的灌木。住持把剪刀递给客人说:“您只要经常像我这样去修剪一棵灌木,您的欲望就会消除。”客人疑惑地接过剪刀,走向一棵灌木,“咔嚓咔嚓”地剪起来。一壶茶的工夫过去了,住持问他感觉如何,客人笑了笑说:“感觉身体舒展多了,可是心中那些欲望好像没放下。”

  住持点头说:“刚刚开始是这样的,经常修剪就会好了!”

  客人走的时候,和住持约定,他十天之后还会再来。住持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泰国享有盛名的珠宝大亨,近来遇到了从未经历过的生意上的难题。

  十天后,大亨来了。二十天后,大亨又来了。三个月后,大亨已经把那棵灌木修成了一只初具规模的“鸟”。住持问他:“现在您是否懂得如何消除欲望了?”大亨面有愧色地回答:“可能我太愚钝,每次修剪的时候,倒是能气定神闲,心无杂念。可是一离开这里,回到我的生活圈子中,所有欲望就又像往常那样冒出来。”住持笑而不答。当大亨的“鸟”完全成型后,住持又问他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依旧。

  这次,住持对大亨说:“您知道当初为什么我让您修剪灌木?我只是希望您每次修剪前,都能发现,原来剪去的部分又重新长出来了。就像人类的欲望,您别指望能完全消除它。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尽力把它修剪得美观。放任欲望,它就会像满坡生长的灌木,丑陋不堪。但是,经常修剪,就能够使其成为一道亮丽悦目的风景。对于名利也是这样,只要取之有道,用之有道,利己惠人,它就不应该被看作是心灵的‘枷锁’。”

  大亨恍然大悟。此后,随着越来越多香客的到来,寺院周围的灌木也一棵一棵被修剪成各种形状。庙里的香火渐渐旺盛起来,日益闻名。

  东汉永初四年(公元110年),西北羌族发生叛乱,大将军邓骘因为筹措钱粮困难,打算放弃凉州,大家都表示赞同。这时郎中虞诩站了出来,指出这一做法无异饮鸩止渴,后患无穷。结果皇帝听从了他的建议,凉州得以保全。这事让大将军邓骘很没面子,恰好朝歌(今河南淇县)出了个叫宁季的叛匪,率几千人造反,州郡官府都镇压不下去,他灵机一动,上书推荐虞诩当朝歌县令。

  不幸是另一种幸运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去平定叛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邓骘这明摆着是公报私仇,借刀杀人。为此,许多亲朋好友都劝虞诩,干不了就别干,服个软就行了。虞诩笑着说:“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艰难,这是做臣子的职责。不遇到盘根错节,用什么来识别锋利的刀斧呢?”

  说完,虞诩就信心满满地前去朝歌上任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他的顶头上司、河内太守马棱。

  马棱对他也是非常不放心,说:“您是一位儒家学者,应当在朝廷做谋士,为什么如今却到了朝歌呢?”

  虞诩回答说:“从我上任的第一天,大家的目光里就都是这样的疑问,没有人认为我会有所作为,我却不这样看。朝歌位于古代韩国与魏国的交界处,背靠太行山,面临黄河,离荥阳粮仓不过百里,而叛匪却不懂得打开粮仓,用粮食招揽民众,抢劫武库中的兵器,据守成皋(今荥阳一带),占据战略要地。这说明对他们是不值得忧虑的。现在叛匪的势头正猛,难以以力取胜,不过兵不厌诈,我一不要兵,二不要钱,只请您允许我放开手脚去对付他们,不要有所约束阻碍就行了。”

  马棱将信将疑,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虞诩就命人在大街小巷贴满了招募勇士的布告,还下令各级官员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情况进行保举,大家定睛一看,都傻了眼。虞诩所招募的勇士分为三个等级:行凶抢劫的,属上等;斗殴伤人,盗窃财物的,属中等;好吃懒做的,属下等。这哪儿是招勇士啊,分明是招募土匪流氓嘛!

  疑惑归疑惑,这样的人并不难找,几天时间,就招到了一百多人。虞诩很高兴,下令举办宴会,亲自招待他们。他举起酒杯说:“我知道你们过去都曾做过错事,现在给你们一个立功的机会,只要听从指挥,过去的罪行不论大小,全部一笔勾销。”这些人都欢呼起来。

  于是,虞诩让他们全部混入叛匪之中,然后鼓动叛匪进村入镇抢劫,再提前把消息传递过来,官府则预先布下伏兵,不几天的工夫,就杀死叛匪几百人。

  虞诩又从贫民中招募了一些裁缝,在他们受雇为叛匪制作衣服时,用彩线做上记号,结果这些叛匪只要在街市乡里一出现,总是被官吏捉拿。这样一来,弄得这些家伙心惊肉跳,怀疑有神灵在保护官府,于是四散奔逃,再不敢在朝歌地面闹事,多年的叛乱就此平定。

  虞诩让人们刮目相看,邓太后惊呼他有将帅的韬略,亲自在嘉德殿接见他,提升他为武都(今甘肃东南部)太守,并厚加赏赐。

  人生的过程难免会遇到小人的暗算,这是一种不幸,然而锋利的刀斧都是由艰难磨砺的。倘若能像虞诩那样“立志不求容易,做事不避艰难”,不幸就会成为另一种幸运。

穿行在飓风中的信念  雷尔·弗莱德是美国新泽西州戈森德小镇上唯一的执法官,这个小镇只有8户家庭共42个人,没有任何一条街道,因为居民们都经营着各自的农场,分散面极广,而雷尔的办公之处,就是他家的小阁楼。在美国的行政地图上,这间小阁楼则显示为“新泽西州纽瓦克市戈森德镇议会办公厅”。

  雷尔这个执法官是在15年前由居民们推选出来的,他的职权范围之大简直让人难以想像,从商业审批到物价管理、从公共治安到婚姻问题都要经他的手。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雷尔的工作量就出奇的大,就拿商业审批来说吧,12年前,他审批出了这个小镇上唯一的商业机构——坐落在小镇路口的一家小杂货店,而他所经历的第二个商业审批项目则是在8年前——那家杂货店扩展了经营项目,建了一个小小的加油站。

  雷尔兢兢业业地管理着小镇上的一切。10月28日,那个加油站的老板向他递交了一个提高油费的申请书,因为加油站的客源只有镇上的这8户家庭,进油量过少的话,市里的石油公司是不会来送的,而进得多了,贮藏过程中的挥发则非常严重,这也就使他的成本不断上升,所以他就想少量地抬高一点油价,以弥补缺口。

  在美国,任何一个商业机构都不能未经民众知情或允许而擅自提价。雷尔拿着这份申请书,除了加油站老板和自己这个执法官家庭之外,分别给镇上的另6户家庭打电话,要求他们到“镇议会”来参加这个“石油涨价听证会”。但是这时候大家都正忙着收割庄稼,根本没时间来参加,没办法,雷尔只能挨家挨户地上门征求意见。

  第二天下午,新泽西州政府发出了飓风“桑迪”的红色预警。但是雷尔不允许自己的工作出现拖滞,吃过晚饭后,他驾着车子就出去了,到了7点半的时候,他已经跑了五户家庭,只剩下艾特家没有投票了。

  他往艾特家赶去。路上,雷尔发现天气确实有些不对,不断地打雷闪电,狂风就像魔鬼口中吹出的气一样呼啸着,“桑迪”已经开始登陆了!返回还是往前?现在已经有五户家庭同意涨价,事实上艾特无论是赞同还是反对都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雷尔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理解的,每个居民都有知情的权利。

  雷尔继续往前开去,天上的乌云变成了一个大漩涡,风雨大得像是着了魔。车子被一块大石头绊了一下,在风力的推动下,居然翻车了,还好雷尔没有受伤。他摸到了自己的文件包后,艰难地踹开门钻了出去,强大的风力吹得他根本无法站直身子,只能匍匐着前进。风雨中,他看见了不远处的灯火,他知道自己离艾特家最多只有半公里的路了,地上的水越来越深,他被强大的水流冲得晕头转向,如果不是艾特家的灯火,他简直分不清方向。他抓住任何一块可以抓的石头、小树或者是野草,艰难前进,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大风吹来,艾特家的灯光灭了——大风破坏了附近的电力设施。

  四周漆黑一片,雷尔只能借助聊胜于无的自然光和偶尔一现的闪电辨别方向。他一边大喊艾特的名字一边往前爬,然而他的呼救声在这场飓风中实在太过渺小轻微,手机也因为进水而报废了,大风吹得他只能侧过脸去才能呼吸,他一边艰难地呼吸,一边在黑暗中探寻任何可以借力的石头和草木。就这样,在1个小时后,他终于来到了艾特家的屋前,趴在地上敲响了门……

  雷尔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从包里取文件,可是包里已经全是水了,文件虽然能看清字样,却已经无法签字,他们生好炉子把文件烘干后,艾特才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人世间最坚实和最沉重的东西,是作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尊重,是作为一个执法官对民意的尊重,这种尊重在雷尔的心里,已经是一种坚固的信念,这种信念,就连飓风也无法摧毁!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恐惧让你论为囚犯。希望让你重获自由。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