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带来的颤抖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311 人阅读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过犹不及。就说人的行为,没有目的当然不行,目的性太强了更不行。目的性太强了,就会出现“目的颤抖”。

  什么叫目的颤抖?有心理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让被试者给小小的绣花针引线,事先激发他们不同强度的目的性,比如设置价值不同的奖品。结果发现,被试者目的性越强,越全神贯注地努力,手越颤抖得厉害,线越不容易引入。由于手的颤抖是目的性过强造成的,所以,心理学家就给这种现象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目的颤抖”。

  目标带来的颤抖生活中常常会出现目的颤抖。太想写好字,你的手会颤抖!太想踢进球,你的脚会颤抖!太想做出创意,你的脑会颤抖!传说中的神射手后羿,原本百发百中的功夫,却在夏王面前表演射靶心时,以失败告终。这是因为太在乎那个黄金万两的赏赐,让双手颤抖了。美国著名的高空走钢丝演员瓦伦达,原本有一双在钢索上如履平地的脚,却在最后一次演出中,从钢丝上掉下来。这是因为过分在乎这个最后一次的结局,使双脚颤抖了。

  为什么会出现目的颤抖?

  《庄子·达生篇》中记述了这样一段故事,从中我们也许会找到答案。

  颜渊问孔子说:“有一次我经过一个深渊渡口,摆渡人撑船的技巧实在神妙。我问他:‘撑船可以学习吗?’摆渡人说:‘可以的。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学会撑船。假如是善于潜水的人,即使没看见过船也会熟练地撑船。’我问其中的原因,他却不告诉我。请问他的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回答说:“善于游泳的人很快就能学会撑船,这是因为他熟悉水性而处之自然。至于那善于潜水的人没见过船就能熟练地撑船,是因为他视深渊为陆地上的小丘,视船翻为车子倒退一样。他对出现在眼前的翻船如倒车一样毫不在乎,心里若无其事,怎能不镇定自若呢!用瓦器作为赌注心里非常轻松,用带钩作为赌注心里就有点儿害怕,用黄金作为赌注就会心慌意乱。博弈技巧本是一样的,越到后来顾虑越重,那就是以身外之物为重了。大凡对身外之物看得过重的人,其内心就会笨拙。”

  这最后几句的原文是:“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昏。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这个“外重者内拙”,也许是对目的颤抖根本原因的最好解释。

  现代心理学进一步解释说,所以出现目的颤抖,是因为目的性越强,就越害怕达不到目的,就越害怕失败的结果。越是害怕失败的结果,大脑中反而越容易出现失败的图像。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人大脑里的某一图像,会像实际情况那样刺激人的神经系统。比如,当一个高尔夫球手击球前一再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把球打进水里”,这时,他的大脑里偏偏就会出现“球掉进水里”的情景。这一情景会指挥他的神经系统,使事情不是像他希望的那样发展,而是向他害怕的方向发展,结果呢,球大多都会掉进水里。

  由此看来,目的颤抖虽然表现不一,可说到底,不论是手颤抖,还是脚颤抖,还是脑颤抖,都是心在颤抖。

  那么,我们该怎样战胜目的颤抖?

  有句话说得好:“大体则有,具体则无。”在做事情的具体过程中,更应该把羁绊心灵的“目的”扔得远远的,让自己得意淡然,失意坦然,平心静气,气定神闲。如此心境,哪里还有什么目的颤抖?如此人生,岂能不多一筹胜算?

  诗心、禅心与童心,要说的是丰子恺。

  小可爱与大气象丰子恺最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他对大师弘一法师的评价,“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名士;演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他还说,弘一法师是一个“十分像人”的人,人生于世,八九分像人,堪为伟大;六七分像人,值得赞誉;五分像人,已是上流人,像弘一法师那样十分像人的人,古今罕见。我们知道,魏晋风流,山涛品评嵇康:“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嵇康固然俊采风流,然而能得出如此品鉴者,诚非凡品,因此丰子恺也必然是个“八九分像人”的人。

  观丰子恺的所谓“漫画”,一派诗心与禅心。诗能沉厚,如杜甫者;诗能真淳,如王国维所言李后主;“不失赤子之心者”,丰子恺是第二类。他的画合乎西画的透视比例,但全然的中国笔法,画面简净别致,常常配有一句回味悠长的诗词,诗画互文,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与梅同聚》图中,三位朋友,菜蔬两碟,小酒一樽,围桌而坐,而桌子的剩下一方,是一株花影点点的老梅,画上题诗是:“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将一面与梅花。”真是山鸟山花好兄弟,一枝一叶总关情。另一广为流传的名作《人散后》,画中两把空椅,桌上杯盏寥寥,背景窗帘明净,正衔着一枚新月,题诗是:“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如此江山如此人,真得千古诗心的含蓄情味。

  丰子恺认同李普斯的移情理论,认为诗心即要求艺术家有深广的同情心,“不但及于同类的人物而已,又普遍地及于一切生物无生物,犬马花草,在美的世界中均是有灵魂而能笑能泣的活物了。”在这里,诗心显然即是禅心了。受弘一法师影响,丰子恺在30岁的时候,皈依了佛门,他的部分题画书法,与弘一笔迹极似,天稚可喜。禅在平常,他有一幅作品:两个村妇,一挑担,一提篮,天上鸟飞飞,地上草依依,风平浪静,波澜不惊,题为“不宠无惊过一生”,枯淡处深蕴禅意。

  诗心与禅心,都不离童心。童心趣,童心痴,童心真。丰子恺孜孜不倦地歌唱童心,他一生写过美好童心的文章数十篇,有关童心的绘画更是多不可计。《瞻瞻的车》,娇儿瞻瞻,横跨两把蒲扇,俨然车轮滚滚,说的是儿童游戏非功利的世界;《雀巢可俯而窥》,姐弟俩正满怀喜悦地窥看窗台边的雏鸟,说的是儿童的有情世界;《你给我削瓜,我给你打扇》,妈妈削瓜,瞻瞻殷勤打扇,道出了儿童可爱的私心。中国文化实利早熟,童心艺术历来乏善可陈。《西游记》之后,真正把童心艺术推到新境的就属丰子恺了。一方面,他充满爱意,充满惊奇,虔诚地描绘了童心世界;另一方面,他对成人世界,时时进行省察与反思,所以他绝对也是数千年父权文化中最温柔美好的父亲。确实也是如此,他的女儿多年后回忆父亲的书,名字就叫《天于我相当厚》。

  或许与他的童心与禅心有关,几乎所有丰子恺绘画尺幅都不大。前年,草长莺飞的三月,我在西湖美术馆,细细看了他的两百多幅作品,件件不盈尺,但画中的莺莺燕燕、花花朵朵皆明亮悦人,活泼自喜。“不可轻看一切众生”,这是艺术家真正“民胞物与”的大器量。

  芥子纳须弥,一花一世界,心量若大,小可爱自成大气象。

  肖俊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前些天,他随团参加了云南的孤城六日游。

  这天傍晚,肖俊在一个景点多拍了几张照片。等他出来的时候,才发觉跟旅行团失散了。肖俊习惯性地掏出手机,试图和导游取得联系。奇怪的是,手机突然没信号了。肖俊摇了摇头。他们入住的宾馆距离这边有好几里路,看来,只能徒步走回去了。

  这个面具你要不要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孤城的古街上一片漆黑。肖俊背着旅行包,一路摸索着朝前走。突然,他发现前面有一家店铺亮着灯,便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原来,这是一家手工面具坊。肖俊环顾四周,见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女面具。有唐代的,有明清的,也有民国的……每一个面具都笑意盈盈,面若桃花。柜台内,一个少女正低头雕刻着另一个面具。

  这时,少女突然抬起头来,呆呆地问:“这个面具你要不要?”

  凝视间,肖俊不禁暗暗赞叹:她长得可真漂亮,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然后,肖俊低头看她手里的面具。这仿佛也是一张女人的脸,但是,它实在太丑陋了。因为,它的左半脸布满了弯弯曲曲的红斑,仿佛京剧中的脸谱。

  肖俊下意识地说:“这是一张阴阳脸?”

  少女面无表情,又追问了一句:“这个面具你要不要?”

  肖俊点了点头,说:“要!”

  虽然,这个面具最丑陋。但是,肖俊对它有说不出的喜欢,那感觉很奇怪。

  少女似乎有些意外,她淡淡地说:“我还没刻好,你明天再来?”

  说罢,哀怨地望了肖俊一眼。这一眼,突然让肖俊的背后冒出一股凉气。他再也不敢多呆,匆匆走出了店铺。

  肖俊回到宾馆,发现未婚妻沈丽也来了。原来,沈丽刚巧来云南出差,趁空跑来和肖俊相聚。

  沈丽担心地问:“打你手机一直不通,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肖俊笑着回答:“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么?”

  异地相逢,两人都很高兴。

  第二天深夜,肖俊怎么都睡不着。于是,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抽烟。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耳旁响起:“你明明答应我今晚会来,为什么骗我?”

  肖俊吓了一跳,那个卖面具的少女正悄无声息地站在他的面前。

  肖俊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女痴痴地说:“原来,你们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肖俊终于想起来了,昨天,他是说要过去拿面具。只是,今天他忙着陪沈丽,一时间忘记了。这时,沈丽听见了动静,问:“肖俊,是谁呀?”

  少女望了望屋内,诡异地说:“你一定会后悔的!”说罢,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肖俊揉了揉眼睛,难道,这是一场梦?

  隔天清晨,肖俊正在呼呼大睡。突然,耳旁传出沈丽的尖叫声:“妈呀!”

  肖俊吓了一跳,问:“怎么了?”

  沈丽坐在梳妆台前,急得手足无措:“你……快看我的左脸!”

  不知什么时候,沈丽的左半脸突然长了一道红斑。弯弯曲曲的,十分恐怖。而她的右半脸却仍洁白无暇。

  沈丽哭得梨花带雨:“天哪,我成了阴阳脸,这可怎么办?”

  莫名地,肖俊想起了少女雕刻的那个面具。一定是她在作怪。肖俊耐心地安慰沈丽,让她好好呆在宾馆里。然后,他一个人驱车赶去了古街。

  沿着街道,肖俊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可是,那家面具坊似乎销声匿迹了。肖俊无奈,又挨家挨户地问商贩。可是,他们也不知道。没办法,肖俊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也许,等到天黑,她就会出现。

  肖俊靠在古街斑驳的墙上,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竟然又是深夜。肖俊站起身来,凭着记忆中的方向一路朝前走。果然,他又找到了那家手工面具坊。奇怪的是,店里竟然空无一人。

  肖俊壮着胆子喊道:“有人在么?我来买那个面具!”

  等了好久,也没人答应。

  肖俊无奈,只好掀起帘子走进了后堂。慌乱中,他闯进了一间绣房。霎时间,他呆在了原地。原来,那少女正光着身子坐在浴盆里洗澡。

  肖俊赶紧闭上眼睛,说:“我只是……来买那个面具!”

  少女不吱声,轻轻走到他的跟前。肖俊只觉得,一股清香萦绕在鼻尖,挥之不去。

  肖俊有点不知所措,说:“我是来……”

  少女搂住他的脖子,说:“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说罢,身子慢慢朝他靠去。

  肖俊被迷得晕晕乎乎。突然,他一下子清醒了:“不,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少女笑了:“可是,她现在成了阴阳脸!”

  肖俊坚定地说:“不,纵然她变得丑陋无比,我也会娶她!”说罢,一把甩开了少女的纠缠。

  少女叹了口气,再也不吱声了。

  过了好久,肖俊才慢慢睁开眼睛。他赫然发现自己仍站在古街上,只是,他的手里多了一个面具。

  回到宾馆后,肖俊将面具轻轻戴在了沈丽的脸上。

  沈丽哭着问:“这真的能行么?”

  肖俊也有些紧张:“我不知道,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果然,奇迹发生了。当面具揭开以后,沈丽的脸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凝视间,两人喜极而泣。然后,肖俊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沈丽听了,惊得瞠目结舌。

  半个月后,肖俊无意间在网上看见一个标题为“撞鬼”的帖子。帖子上说:

  “我是一名驴友。半年前,我孤身去云南的孤城。深夜,我在古街上遇见了一个卖面具的少女。那少女不停地问我,这个面具要不要?当时,我觉得面具太丑陋,便说不要。后来,我越想越蹊跷,便一路沿途打听。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寨子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故事发生在20年前。当时,少女在古街上经营着一个面具坊。有一天,她认识了一位英俊的游客。两人一见钟情,并私定终身。谁知,少女在煎制面具染料的时候,不幸被烫成了阴阳脸。那游客见异思迁,将她抛弃。绝望中,少女自寻了短见……”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我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