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立交桥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93 人阅读

 夏华租用的写字楼正好处在市中心,透过宽敞的玻璃窗就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立交桥。立交桥的北面就是著名的温州商贸城。为了方便行人,在建桥时,设计师顺着立交桥的边缘增设了一条人行天桥,十分别致。这样一来,既点缀了立交桥的整体效果,又解决了人车交汇的矛盾。

  魂断立交桥夏华原本是学建筑设计的,看到这样的设计,他就想:设计师一定是个天才。能够想出这样方案的,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小麦,再无第二人。可惜,他们早就分手了。那时,这样的设计也只限于在校园的模拟设计中,然而,几年后在这座城市果然出现了相同的杰作,难道不是一种巧合吗?

  大学毕业后,夏华就去了国外。回国后他进入了一家外企的高层,公司为他在这里订了这间高档写字楼,目的是想让他天天有个好心情,获得更多的灵感。

  夏华在国外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每天清晨他会打开窗子,让室内充满新鲜的空气。这天,他和往常一样打开窗子。天桥上的行人还很少,他顺手拿起从国外带回来的望远镜,想浏览一下天桥上的行人和楼宇的风光。突然,他的目光被一个身着浅底碎花裙的女子吸引住了,这女子的步态和身姿他有些熟悉,但他一时又想不起来了。不知怎么,他的心一下子被牵动了。

  于是,他重新调了一下焦距,想看得更仔细一些。突然,那女子回过头,冲他嫣然一笑,夏华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小麦吗?她怎么会在立交桥上?!夏华显得异常激动。其实,他回国后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她,可是他们早已失去了联系,不知上哪里能找到她。夏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泪水不觉挂在了眼角。他连忙用手去擦,等他的目光再次回过来时,小麦的身影却不见了,任凭他怎样搜索也无济于事,他好生诧异。

  出去了多年,经历了很多事情,但这座城市给他留下了刻骨的记忆,因为小麦是他曾经的恋人啊!于是,他试着找记有大学同学通讯录的笔记本,他记得这个笔记本他回国前放进行李箱里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找不到了。

  第二天,夏华又守候在窗前,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看到小麦。奇迹果然又出现了,在相同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小麦又出现在夏华的望远镜里。他立刻放下望远镜,匆忙下了楼,向天桥的方向跑去……

  清晨,天桥上的行人还不多,夏华的匆忙举动引来从公园晨练回来人的好奇的目光,等他气喘吁吁跑到了天桥上,还是晚了一步,没有看见小麦的身影。他回想了一下:从写字楼到天桥也就大约5分钟时间,她不可能离开得这么快呀?于是,他四处寻找,但还是没有发现小麦的踪迹。

  突然,他在小麦刚刚徘徊的地方发现了一样东西,于是他弯腰捡起,竟是一个笔记本,打开一看,他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正是他昨天寻找的那个记有同学通讯录的笔记本。当他打开里页时,又是吃了一惊:发现里面写的文字都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是有人故意涂掉的?可是那个笔记本又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呢?夏华百思不得其解。

  在大学时,小麦和夏华是同学们公认的天生一对,但是夏华不喜欢这个专业,而小麦又是这方面的学习尖子,尽管两个人关系很好,后来还是因为兴趣不同,最终还是没有走到一起。后来,小麦考取了学位,被有关部门重点培养,而夏华也出了国,至此他们失去了联系。为了这个事情,好友迈桥曾经把夏华骂个狗血喷头,说他是个十足的笨蛋!

  夏华从回忆中醒过来,他想,尽管没有找到小麦,但他还是很高兴,因为毕竟有了小麦的下落,假如自己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个天桥肯定是小麦回家或上班的必经之路,如果这样的话,总会遇见她的。想到这里,他的心里轻松了许多。

  可是,夏华守株待兔地等了几天,都失败了。夏华有些纳闷了,既然是必经之路,就是鸟儿也会留下影子的,怎么小麦连个影子也没留下呢?难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小麦有意躲着自己?夏华心急如焚。

  那天,夏华在街上,感觉有人在跟踪他,他不免警觉起来,就故意放慢了脚步,在一个楼房的拐角处,他猛地一回头:那人再躲已经来不及了,被夏华看个正着。居然是好友迈桥!夏华惊叫道:“迈桥,怎么是你?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干嘛鬼鬼祟祟跟踪我?”迈桥一脸惊奇地说:“夏华,果真是你!”原来,迈桥在街上无意间看见了夏华,但他是个近视眼又不敢确信,就悄悄跟踪,所以才……

  两个好友意外邂逅,不约而同地走进了饭馆。他们寒暄过后,夏华直奔主题,就问起小麦的情况。没想到,迈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你怎么突然想起了她?”“怎么?她出什么事了吗?”夏华焦急地问,“老同学,实话跟你说我一直忘不了她,直到现在我还……”看着表情凝重的迈桥,夏华有些着急了,追问道:“你能告诉我她住在哪吗?”迈桥顿了顿说:“老同学,实话跟你说吧,听后你可别着急……小麦她已经死了……”“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几天前我还看到她呢!”他把在望远镜里看到小麦的情景说了出来。迈桥苦笑着说:“这怎么可能呢,你肯定是看走眼了?”于是迈桥把小麦坠桥的事情说了一遍。可是,夏华还是不相信,就拿出笔记本说:“这又怎么解释呢?”迈桥也觉得奇怪,但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小麦的死终于得到了证实。原来,小麦已经结婚了,婚后,她一心扑在事业上,和设计院的老师们设计出了许多精彩之作,其中就包括那座立交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一次工程质量勘查中,她失足从天桥上掉下来,当场摔死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夏华总是从噩梦中惊醒,他梦见小麦浑身是血,向他哭诉……

  同学们听说夏华回来了,就特意搞了一次同学聚会。但唯一缺的就是小麦,大伙怕说起来伤心,就尽量避免谈到她的话题。那天,同学们都喝醉了。

  第二天,夏华发现自己的望远镜不见了,他想一定是哪个同学和他开玩笑把它拿去玩了,他也就没在意。结果,一个月后,他的望远镜出现在公安局,而且爆出了一个令谁也没有想到的爆炸性新闻,原来,小麦死于一场谋杀。

  经过有关部门核实,在建立交桥时工程的承包方和贪官勾结,在施工中偷工减料,造成人行天桥出现了严重的工程质量问题。因小麦是工程的设计人之一,她不肯同那些人同流合污,坚持要测查,她的态度惹怒了工程方,就在小麦配合有关部门实地勘查时他们做了手脚,在小麦必经之路涂上了腊,造成小麦失足身亡,这是作案人自己交待的。

  原来,夏华从望远镜中看到了小麦的事情传出去后,引起了知情人的恐慌,就趁那天夏华和同学们聚会时,把望远镜偷走了。结果,那人看完后,大叫一声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后颤抖不止,就拿着望远镜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了,说出了案子的全部真相。就这样大案才得以告破……

  一个月后,公司决定把夏华调回总部。临走前,夏华习惯性拿起望远镜向天桥上看去,随即,夏华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惊恐地把望远镜甩出去老远。原来,望远镜里出现一个骷髅……

居住有年的大院门前,有个年轻拾荒者,个子不高,显得瘦弱,整天忙着。虽然天天见面,但我和所有人一样,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他。找他时,只是随众叫一声“琪娃”!他大都是随叫随到,从不耍秤,童叟无欺。
 
拾荒者真正认识他,是这次搬家。
 
搬家是个浩大的工程。我决定忍痛放弃所有的大件,把它们统统给租房人。但清理剩下的小件还是让我大吃一惊。穷家三担。我知道东西用纸箱包装最好,就去找琪娃。
 
其时年关将近。他给我保证,负责在春节初六将我需要的纸箱保质保量送来,而且不多收一分钱,即以卖给废品收购站的每斤三毛六分给我。
 
可是那天他没有来。我想,琪娃回到川北农村老家过年,哪里还想得起他的承诺,哪里还有时间观念?第二天一早门铃响了,开门一看,琪娃站在门前。他神情有点赧然地向我解释,本来是该昨天给我送来的,因家里临时有点急事,迟了一天,
 
我说不误事。他送来的纸箱还不足两碗面钱。我着意加价,他执意不从,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能趁机敲你的竹杠!”这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琪娃肯定是读过些书的,至少初中毕业。不过,我没有问,怕惹出他因家贫不得不中途辍学之类的伤心事。
 
他又帮我打包。别看他个子矮小,但很有力气,动作麻利。我起码忙三四天还不一定干得完的活,他如庖丁解牛,半天就做完了。打好包的纸箱分门别类立在那里。我心里感激,坚持付他劳务费,他仍然坚持不肯收,理由是:一、他误了我一天,让我担了一天心;二、多年来,我对他多有照顾,送了他不少东西。这话让我脸红,我送他的哪有什么正经东西?
 
家搬得很成功,没有一样损毁,连针也没有掉一根。
 
新家表面上是个高档社区,然而,却连基本服务功能都不具备。我连杂志都不敢订,因为穿着整齐漂亮制服的管理员,坐在柜台后,整天对着电脑不知在看什么,却不肯为住户签字……
 
两相对照,让我格外念起琪娃的好。
 
我知道,这辈子我与他,很可能不会相见了。成都很大,纵然是同一条小街上住的朋友、熟人,如果不是相约,半年一载也难遇一次。即使是对门的邻居,也可能是老死不相往来。现在的人情淡漠得很。
 
前日,我回了城那头的老家一次。出大门见到琪娃,他蹲在地上正捆着纸箱。我感激地对他说,琪娃,你这次帮了我的大忙,谢谢你!
 
他不以为然地笑笑,没有说话。也许,他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只记得别人对他好,却把自己看得渺小——而这正是一种崇高。
 
这个走进城市多年未经污染的青年,如同一块暗中闪光的璞玉。这样的人已经很难找了。

 唐朝的赵州从谂禅师幼年出家,依止南泉普愿禅师20年,80岁时驻锡于赵州城东的观音院。

  赵州石桥某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参礼,谈起他在路途中见到的石桥。

  禅僧说:“赵州石桥,远近驰名,学人向往一睹风采已久,没想到亲眼见到,也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小桥而已。”

  从谂禅师微微一笑,说:“可惜呀,你远道而来,只见到一般的石桥,并没有看到真正的赵州石桥。”

  禅僧被从谂禅师这么一提点,顿时心生惭愧,赶紧再问:“请问禅师,什么才是真正的赵州石桥呢?”

  从谂禅师淡淡地说:“度人来往。”

  “假如没有人来往呢?”

  “那就是石桥功德圆满了。”

  40年前,佛光山初建时,在东山建了一尊接引大佛。那时受制于经济的困难、建材的局限,大部分佛像都是用水泥塑成的。后来,各地人士前来参访,看到接引大佛身边那一圈水泥塑造的佛像,就批评说:“可惜,都是水泥文化,没有什么价值。”

  我也慨叹说:“的确可惜,老远来一趟,都没有看到佛像,只看到水泥。怎么我们住了几十年,只知有佛像,不知有水泥?”

  世间万法,一切唯心,心生万法生,心灭万法灭,所以,我们到什么地方,能见到什么境界,就看我们的心境如何了。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你也不理我,我成狗不理了

    点赞
  • - 游客

    要想富,少养干部多养猪…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