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阴暗的地方才能看到光明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1838 人阅读

在阴暗的地方才能看到光明一弟子学道三年,仍觉得没有得道,于是去问师傅。

  师傅把弟子带到阳光下,问他看到了什么,弟子说看到了花草、树木和房屋。晚上,师傅把弟子带到一个阴暗的地方,师傅问他看到了什么,弟子说看到了星光和万家灯火。

  师傅对弟子说,在阳光下,你看到的只是花草、树木和房屋,而偏偏没有看到阳光;夜晚在阴暗里,你却看到了星光和万家灯火,看到了光明。这说明,一个人只有在阴暗里才能看到光明,在光明里,我们反而忽视了光明,看不到光明。

  师傅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弟子,继续说,现在你每天跟随在师傅的身边,师傅对你来说,就像那光明,在师傅的光照下,你怎么能看到“光”呢?只有当你离开了师傅,离开了师傅的光照,自然也就看到“光”了,自然也就得道了。

猪的自白一只猪到电上帝那里报到,一看是猪,上帝有些不耐烦:“去吧,下世一样,”没想到这只猪竟开口:“万能的上帝呀,可以让我说一说肚子里的话么?”“哦,说吧。”
“我们太不公平了,同样是动物,我们得不到人们 的喜欢,最可恨的是吃着我们肉的人还骂我们蠢,其实,我们哪里会比别的动物差,我们的嗅觉比狗还强,小时候,我们的身手灵活赛猿猴,游泳,跳跃也是行家里手。就拿我来说吧,出世一个月就把一只两个月的狗打得望风而逃。
上帝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打算怎么着”
猪激动地说:“我要为我的同胞恢复名誉,还猪们以清白”
上帝点头嘉许:“从今以后,我会让一批猪担任非凡的工作,好,就从你开始吧!救生猪,警猪,还是别的,你都会做的很出色。”
锗 头脑中涌涌现出自己磊展身手的英姿,脸上一阵发烧,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
忽然他又想起英雄所会出的代价,那是永无止境的工作,有是,还冒着生命的危险,做不好还要挨人们的惩治。猪一阵担惊,沁出一层冷汗

上帝啊——
猪又想起以前的生活,吃饱喝足后的闲逛,以及在药物下做着不愿意醒来的美梦,无衣食之烦忧,无杂事之劳形。
猪终于开口了“上帝啊,我还是做猪吧!”
上帝笑了,心中暗骂:他妈的,本想提拔你,谁 知,有特长不去利用,有理想却不敢实践,除了做猪,你小子还能做什么?。

  四面临海的佛顶山,诸峰若拱,垒如杯瓢,海浪击破寺庙的寂静,百鸟吟唱着禅境的安宁。时光流转,岁月轮回中,寺庙前的菩提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皱纹也不知不觉地爬上了慧如和尚的额角。

  一大清早,慧如绕着寺庙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跑到方丈智能面前嗡声嗡气地说:我要回家。

  回家回家,你哪来的家?智能看着慧如,一头雾水。

  来到这个世上,慧如就像一棵岩缝中的小草,活得顽强而自在。别的孩子嘴中都有爹娘这个固定的名词,而慧如打记事起,从没有人叫他回家吃饭,也从没有人问过他的冷和暖。

  白天,他靠左邻右舍送来的饭菜充饥。夜晚,穿过透光的屋顶,他仰望到月亮微笑的脸。夏天,闷热难捱的时候,鸟儿扇动巨大的翅膀给他带来丝丝凉风。冬夜,一群鸟儿将他围在中央,满天的星星对他指指点点,给他带来丝丝暖意。

  世上有一种机缘,人们将它叫佛缘。那年,智能大师云游到小镇,看到面黄肌瘦、病卧柴房的小慧如。智能大师见他可怜,收他为徒。于是,扶着柴房的土墙,慧如颤巍巍地来到了佛顶山。这一晃,就是几十年。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阿弥陀佛。慧如说。

  明年春天,放你回家。智能答。

  慧如埋下头来,继续念经,权当默认。

  寺庙后面还有一棵菩提树,树上喜鹊有七八只。每天,喜鹊还没报喜,蜜蜂们早已开始了辛勤的劳动,慧如也在空地上忙活开了。他挥镐,刨土,种土豆、山芋、向日葵。一群鸟儿围着他欢快地刨食。当汗水湿透了袈裟时,鸟儿就会围成一圈,扑扇着的一对对翅膀,像一台偌大的风扇,对着他扇起习习凉风,真是沁人心脾。

  到了秋天,慧如会收获很多土豆、山芋、向日葵。寺院的僧人天天吃,顿顿吃,怎么也吃不完。于是,他时常背着一个大大的口袋下山,至于下山干什么,没人得知。

  每次上山时,慧如都会空手而回,但脸上一定写满喜悦满足的表情。

  风言风语来了,慧如尘缘未了,凡根未净,在山下养起了女人。

  听到这些,慧如总是双手合十,口中念道:居善地赆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闲言终于传到方丈智能耳里。智能问:此事果真?若能自有真,离假即心真,自心不离假,无真何处真?慧如答。

  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慧如被派到后院做洒扫僧。

  大雪封门的日子,佛顶山像一口冰冷的大锅倒扣在海面上。每日里,慧如在后禅堂青灯黄卷,念经打坐,冻得直哆嗦。哑巴小沙弥时常偷偷地从门缝递给他两个黑乎乎的山芋窝窝头。但他终究舍不得吃上一口,将窝窝头藏进布兜,然后悄悄地穿过大殿来到院后的菩提树下,摸出窝窝头,揉成碎粒,撒在地上,而后抬起双手掩住双唇,摸仿鸟儿的声音,吹起唿哨。立时,一群鸟儿争先恐后地在他头顶盘旋,拍打着翅膀,落在他的肩头,然后,叽叽喳喳,欢快地啄食。

  冰雪消融了,春天就要来临。慧如每天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看鸟儿踏歌起舞,欢快地觅食,看野草和鲜花相继转世,独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这一天,慧如又跑到方丈智能面前嗡嗡地说:我要回家。

  方丈智能皱了皱眉头,心想:此人总在生活的夹道逃逸徘徊,佛缘未了,情缘未尽,无情佛下,是个多情的和尚,身上还残留沼泽的味道,既然注定了要溃逃,也就没了强留的必要。

  回家吧,回家吧!智能漠然地说。

  隔日,寺庙前人声沸沸,只见慧如身着袈裟,坐在菩提树下,早已没了气息,一位少年手捧电风扇,哀哀而泣,双肩颤抖,长跪不起。

  方丈智能嘱小沙弥叫上少年,问明缘由。

  原来少年的父亲身患绝症,那日,正逢慧如值日,关寺门时,少年和母亲上山求佛保父平安,天早已黑了,可母子俩就是长跪佛前,不肯起身。知道少年家的境况后,慧如每个月都会下山送些自种的粮食给这对母子。

  南方夏天炎热,面前这台电风扇就是慧如送给少年病中的父亲度炎夏的,可父亲没能用得上就走了。

  春天第一缕阳光越过大海照在佛顶山,万道光柱齐刷刷地射向山顶的寺庙,整个寺庙被阳光围了个水泄不通,给慧如周身镀上了一层金光,百鸟搭起一道五光十色的彩虹,在他头顶唱着挽歌,久久徘徊,不愿离去。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