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底线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108 人阅读

一只正在偷食的老鼠被猫逮住。老鼠哀求:“请放过我吧,我会送给你一条大肥鱼。”猫说:“不行。”老鼠继续说:“我会送给你五条大肥鱼。”猫还是不答应。老鼠仍不死心:“你放了我,以后我每天送给你一条大肥鱼。逢年过节,我还会拜访你。” 猫眯起眼睛,不语。

  猫的底线老鼠说:“你平常很少吃到鱼,只要肯放我一马,以后就可以天天吃鱼。这件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他人都不知道,何乐而不为呢?”

  猫依然不语,心里却在犹豫:老鼠的主意的确不错,放了它,我能天天吃到鱼。但放了它,它肯定还会偷主人的东西,胆子越来越大。我再次抓住它,怎么办?放还是不放?如果放,它就会继续为非作歹,主人会迁怒于我,把我撵出家门。那时,别说吃到鱼,就连一日三餐都没了着落。如果不放,老鼠或其同伙就会向主人告发这次交易,主人照样会将我扫地出门。如果睁只眼闭只眼,主人会认为我不尽职守,同样会将我驱逐出去。一天一条鱼固然不错,但弄不好会丢掉一日三餐,这样的交易不划算。

  想到这些,猫突然睁大眼睛,伸出利爪,猛扑上去,将老鼠吃掉了。

  猫是聪明的,它的选择也是正确的。面对老鼠的许诺,它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日三餐。一日三餐便是它的底线。猫当然希望一日一鱼,但连起码的一日三餐都保不住的话,一日一鱼便成了水中月、镜中花。

  可悲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人,面对“一日一鱼”的诱惑,动心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品尝“一日一鱼”的味道,便被绳之以法,失去宝贵的“一日三餐”不说,还断送了大好前程,甚至身家性命。

从历史寻根,将输得起、输不起的故事重现,无非还原人性的尊严与光辉,可以对照那些狭隘自卑的文化瘘管而已。

   输不起最近有一个热词:伤不起。什么都“伤不起”。人的精神状态娇弱得像热带鱼“玻璃拉拉”,五脏六腑一碰一泡水。

   根子何在?我以为伤不起的原发病灶是“输不起”。

   从古到今,“输不起”情结深植于中国文化基因中,纠结在领导们脑子里。现代领导者的定义包括政府领导人、首长、企业老总、部门主管、社团主管、校长老师,甚至家长。因为输不起,所以无法接受批评、拒听反对意见、打压异己、逆我者亡。整个社会,每一个角落稍稍掌握一点权力的人,哪怕是保安,也大多输不起:不愿接受批评、不肯认输道歉、从不承认决策失败、不能欣赏对手优秀、闻过则怒、闻功则喜。一旦处于劣势,往往将对手抹黑、矮化、污名化;如果输者拥有权力,那么,权杖就被舞得山响。

   朱棣还是“燕王”时,与刘伯温之子刘颢下棋,见局势不妙,发威说:“卿不少让耶?”刘颢正色道:“可让处则让,不可让者不敢让也。”朱棣一听,面色发青。这盘棋,朱棣输了。及至朱棣登位,刘颢站在明惠帝一边,明成祖召见,刘颢称疾不至,被捕入京,仍坚持原则毫不屈服,骂朱棣说:“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个篡字。”朱棣将他下狱。刘颢不愿受戮,自缢而死。

   下棋输不起,要别人让他;政治上输不起,把别人下狱。羞怒自卑至此,却还感叹:怎么就赢不了他呢?

   雨夜读书,“输不起”的故事,喧嚷史册。拥有权力的人,或因无知,或因病态,为了“维稳”,不惜采用极致手段,鞭尸的伍子胥可算典型。鞭尸和奸尸的区别很大吗?一枚铜板的两面而已。

   于是又有疑问——“输不起”的根子,是什么?是自卑。

   相对于“输不起” 的,是一种开阔的胸襟、气度、容忍、包涵、雅量、欣赏,这些素质在史册中偶而发光,却十分灿烂。

   输得起的领导者,我以为首推秦穆公,他派遣三主将伐郑,在崤山之役被晋军伏击,全军覆没。主张出兵的由余自请治罪,秦穆公说:“罪止寡人一身,与爱卿何干?”他穿上素服哀悼阵亡将士,并亲去迎接被遣回的三主将,痛哭道:“使众将军身受奇耻大辱,实寡人之罪也。”承认失败,是何等了不起的胸襟。此所以跻身五霸也。

   时光流转了几十年。楚庄王围攻宋城,大夫子反前去窥探宋军虚实,巧遇宋大夫华元也在窥探敌情。子反问华元:“子之国何如?”华元老实地说:“惫矣,易子而食,析骸而炊之。”子反又问为什么吐露军情?华元说:“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子反闻言,大为感动,也向华元据实以告:“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子反回来向楚庄王报告经过,楚庄王责问他为何泄漏军机?他从容说:“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楚王默然。

   这段往事的核心是个“诚”,是子反的气度、楚庄王的包容。子反跳脱了你死我活的格局,从敌人的眼中看到了尊严,从而萌生雅量。楚庄王的默然,是种高蹈。如果他把子反训斥一顿,或治以泄漏军机之重罪,然后挥军猛攻,华元势必覆灭。果如此,五霸中还有楚庄王吗?

   镜头转到另一战场,公元二世纪,北非海权国家迦太基的战神汉尼拔,在征战20年之后吞下了生平第一次战败的苦果,不得不与罗马将军西庇阿展开历史性的谈判。这次谈判,战胜者不骄,战败者不馁,彼此充满敬意,“向罗马发动战争的是我,打了几次胜仗的也是我,因为命运的安排,我提出讲和,对象是你,使我感到非常光荣;同样的,对你而言,不也是一件很有名誉的事吗?”两位将军没有“伤不起”,赢者获得了光荣,输者保留了尊严。

   输得起,是一种高贵的君子风格。但并不是没有“锅底”的宽容。诸如南海诸岛的得失,事关国之安危,那不能输,个中是非,毋庸置辩。从历史寻根,将输得起、输不起的故事重现,无非还原人性的尊严与光辉,可以对照那些狭隘自卑的文化瘘管而已。

   有时我想,社会大众是不是都有个共同死穴──“输不起”呢?

   得罪大家了。敬请鄙视。

一日朝毕,皇帝阿克巴给群臣出了一道智力测试题:谁能用最多三个字来告诉他真理和谬误的区别。

   大臣伯博伸出四个手指头,说道:“四指。”

   四指的距离“四指?”皇帝和其他的大臣一样,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的,陛下。这‘四指’就是真理与谬误之间的区别。”

   伯博道:“眼见为实,只有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才可算真;耳听为虚,耳朵听来的东西多半是假,常常是无稽之谈。”

   皇帝赞叹:“不错,人人都长了一双眼睛,就是要去明辨是非,甄别真伪。可是,这与你说的‘四指’有什么关系呢?”

   伯博笑道:“陛下,这‘四指’正是眼睛到耳朵的距离。”

   用眼睛还是用耳朵,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认知方法;“四指”距离虽短,却是庸人与智者的分野。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有些人,来了,又走了;有些话,说了,却忘了;有些事,做了,就算了。

    点赞
  • - 游客

    男人的谎言可骗女人一夜,女人的谎言可骗男人一生。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