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章拒赏

  • by 看客365
  • 2019-04-20
  • 489 人阅读

春秋时的齐景公,非常喜欢听别人说他的好话。一天,齐景公兴致勃勃地带领众人去靶场玩射击,想一展自己精妙的箭法。

  结果,每当他射出一支箭后,站在他身边的大臣们都会大声喝彩道:“好箭,好箭呀!”如果真是好箭也就罢了,但问题是一些箭明显偏离靶心很多,大臣还是一如既往地叫好,这让齐景公感觉到有些不满,觉得他们是故意在喝倒彩。

  第二天,齐景公将发生在靶场上的事,说给了当时没有在场的臣子玄章听。玄章为人耿直,是少数不喜欢捧赞齐景公的人之一。玄章听后说道:“这事不能全怪他们呀!”“他们睁眼说瞎话,不怪他们,难道怪我?”齐景公不高兴地回应道。

  “是的,怪大王您自己!”玄章毫不犹豫地直言道,“大臣们都是在上行下效呀,大王喜欢被奉承,他们自然也就会想着法子处处奉承您呀!”

  齐景公听后,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觉得还真是这么个理,于是便派人给玄章送去了一些赏赐,以嘉奖他敢说真话。

  但没想到,这些赏赐竟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难道你觉得这些赏赐给少了吗?”齐景公把玄章叫到跟前质问道。

  “当然不是,大王给的赏很丰厚,足以保我全家两三年的开销!”玄章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愿收下呢?”齐景公追问。

  玄章紧走几步,上前作揖行礼道:“那些奉承大王的人,不正是因为想从您那里得到一些好处和赏赐吗?如果今天我接受了大王的这些赏赐,那岂不是跟他们一样了吗?!”

  齐景公听后恍然大悟,立即决定收回那些赏赐,此后也改变了爱听好听话的毛病。
 

每次回到老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一片片越来越繁茂的树林。站在故乡的马路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绿野风吹来两个大大的问号:这绿是怎么变浓的?那树是怎么长野的?

  答案很简单:无人打扰。

  记得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情形。村前村后,稀稀落落的几根小树苗,鸟儿也少,偶尔能看见几只麻雀应和着南来北去的燕子,驱赶日深夜深的孤寂,用声音相互取暖。当然也有百年大树,不过,只有树桩。大树被人砍去,腾位置做新房,大材做梁,小枝烧火。

  那时,村里家家人丁兴旺。欣欣向荣。

  花开花谢,村庄像盛开千年的花,终于开始凋零。

  村人外流,始于20世纪90年

  代初,三股潮流像抽水机

  一样把村民源源不断地往外抽。一是读书潮,考上大学留在城里工作;二是经商潮,到外面做点生意,过好日子;三是打工潮,也许缺本钱、少文化,但总有力气的,于是,少年不读书,长大一些,就去城市打工。

  人们欢快地背井离乡,身在城里,心恋繁华,不愿复返。

  人一走,村就空了。1994年,我高中毕业,当时全村人口多达二三百。而今,做红白喜事,把村里所有常住人口都叫上,还凑不齐三桌,减少了足足十倍。人少,田荒地芜,草树迅速占据,欣欣然,长势喜欢。留守农村的人们烧饭改用煤气灶,村巷内的杂草枯枝便无人问津,显得荒凉清寂。

  短短20年,村前村后的树大了密了,草杂了厚了,绿染大地,生机勃勃。

  懂林业的人士对我说:“保护森林,其实是很简单。它本不需要人们刻意去保护,自有生长规律。人类对森林的最好保护,就是不要去打扰它。”

  由此,我联想到我们教育孩子。很多父母唯恐自己的孩子玩掉大好光阴,以至于输掉未来的幸福,往往会以爱的名义,让孩子要这样,不要那样,这个不做,那个不许。其实,每一道指令,都是十足的打扰,每一次打扰都在挤压孩子正常的生长空间。

  植物不希望人去打扰,大自然害怕人来打扰,人为万物之灵,和万物相通。成长路上,渴望有一个无人打扰的空间,这是最大的保护、最好的爱。

  不仅是对孩子,也是对所有人,甚至对这个世界,有时,不出现,不打扰,给对方留足空间,是最好的爱的方式。
 

你所见的只是表象 一位医生在接到紧急手术的电话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并用最快的速度换上手术服。当他朝手术室走来时,焦急万分的男孩的父亲失控地对他喊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你难道不知道我儿子的生命正处在危险中吗?你难道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吗?”

   医生淡然地笑着说:“很抱歉,刚刚我不在医院。但我一接到电话就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现在,我希望您能冷静一下。这样我也好去做我的工作。”

   “冷静?如果手术室里是你的儿子,你能冷静吗?如果现在你儿子死了,你会怎样?”男孩的父亲愤怒地说。

   医生又淡然地笑了,回答道:“我将会默诵圣经上的一句话:‘我们从尘土中来,也都归于尘土,祝福是主的名字。’医生不能延长生命,我们只是在神的恩典下尽力而为,请为你的儿子祈祷吧。”

   “当人漠不关心时才会给出如此轻巧的建议。”男孩的父亲嘀咕道。

   几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医生高兴地走出来,对男孩的父亲说:“谢天谢地,你的儿子得救了!”然而,还没有等到男孩的父亲答话,他便匆匆离去了,并说,“如果有问题,你可以问护士!”

   “他怎么如此傲慢?连我问问儿子的情况这几分钟的时间他都等不了吗?”父亲对护士忿忿不平地说道。

   护士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他的儿子昨天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死了。当我们叫他来为你儿子做手术的时候,他正在去墓地的路上。现在,他救活了你儿子,要赶去完成他儿子的葬礼。”

   别人的生活发生了什么,他们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波折与离奇,站在自我立场上的你可能并不知晓,你所看见的只是表象而已。因此,你不能轻易地批评他人的行为。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