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相思”全音域实木音箱

  • by [!--author--]
  • 2018-09-25
  • 423 人阅读

第一次见到德川音箱是在2011年的高雄音响展上,当时德川才拿到政府的青年创业补助,事业刚起步,核心是优质木工技术与电脑CNC车床制作,主力商品是各种尺寸的音箱音箱套件、客制化音箱,以及所代理的Fostex全音域单元。

德川的点子,在任何时候来看可能都是个大胆的构想。如今五年过去,德川的步伐益趋稳固,因此推出了创业五周年代表作“相思”全音域书架音箱,用上所有台湾最好的材料与元件,只为了留下让人念念不忘,能在音响史记上一笔的经典作品。

德川音箱

音箱使用台湾相思实木

相思是由先前的W3-1878发烧版书架音箱脱胎而来。相思看似与W3-1878发烧版颇为相像,但技术难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最大的差别就是在于音箱材料,W3-1878发烧版用的是欧洲进口的桦木夹板,但相思用的却是道道地地的台湾相思木实木,这也正是名为“相思”的由来。

为了做出能代表台湾的产品,德川特别选用台湾相思木制作音箱。大家都知道,制作音箱音箱最常见的材料是MDF板,也就是由木角料碾碎的纤维加压制成的密集板。MDF的优点是价格便宜,材料密度均匀,容易加工,但MDF不会有木质纹理,因此音箱表面一定要再用贴木皮、涂装或烤漆的方式赋予质感,才会好看。

为何大家不用实木制作音箱呢?除了材料昂贵、取得困难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实木的质地并不均匀,很难控制到做出来的每一支音箱都有完全相同的声音,但优点就是木纹一定是绝对的自然、漂亮,触感温润,质感一流。为了克服实木音箱先天上的困难,德川采用使用实木拼接与严格配对两种方式双管齐下,务求每对音箱的特性能够一致。

仔细观察相思的外观即可发现,它的上、下、左、右四面各是由2片相思木板拼接而成,拼接之后就可减少单一木板的“独特性”,让不同的木板变得更为均质。左、右声道音箱如何配对呢?这可不是对花喔!而是不计原料成本与时间,一个个测试,找出特性相近的音箱配对,因此当中所花费的成本非常可观。

德川相思木音箱

钢炮级全音域单元

不仅如此,相思的音箱从里到外没有使用任何一颗螺丝或钉子,完全采用榫接制作,这对制作时的精淮度而言又是另一项考验。花费了这么多功夫,做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相思的每一个音箱都是单独的个体,没有一个看起来是完全相同的,像是有个性似的,而且用实木做出来的音箱质感就是不一样,加上又是高密度、高质量的台湾相思木,让相思拿在手上不仅沉重,且结构十分扎实,早已超越对小音箱的期待。

单元部分,相思仍延续使用TB Speakers的超级小钢炮W3-1878全音域单元。W3-1878的特性十分优异,振膜为竹纤维纸盆,中央特殊的铜质相位锥则有利于高频扩散,频率响应测试数据达到75Hz至20kHz,再经过木箱与特殊低音反射孔形状的加持后,相思的最终低频频响可达60Hz的水淮。

特别的是,相思内部还配备由被动元件组成的电路。一般而言,全音域音箱就只有一音路,即便是由多颗全音域单元组成的全音域音箱,也是只有一音路,因此都不需要分音电路,而这也正是全音域音箱的优点:没有分音器,不仅减少被动元件对讯号的耗损,提高了效率,也免除了分音器所造成的相位变化。

音箱单元

不须分频的相思却具有由电阻、电容、电感并联而成的电路,有何功能?据德川表示,此电路为一陷波器,可使频率响应更为平直,且德川严选高品质空心电感,不易产生磁饱和,耐受性更好。

需要较大的toe-in角度

为了凸显相思木音箱的稀有性与价值,德川特地为其设计了一块不锈钢背板,经镜面抛光处理,再CNC刻上德川新设计的商标logo,更显质朴的美感。音箱插座部分则毫不手软继续使用WBT nextgen系列的WBT-0703 Cu端子座,内部配线则委请笙凯小林以Telos黑金系列线材特别手作,并经过Telos特殊的QBT熟化程序先行处理,可说是处处讲究,面面俱到,让人深切体会到为了这五周年纪念作,德川卯足了全心全力。

既然德川如此用心,我的试听过程可不能马虎,直接配上目前正在社内的PS Audio PerfectWave转盘、DirectStream DAC加上PowerBase抑振电源座,放大器则有惠桦OSA-88-1BV管机、KR Audio的VA880管机,以及Linear Acoustic LAV-60 MKII晶体综合放大器三部轮流试听。这样的搭配虽然不符合器材身价的比例原则,但绝对足以让相思彻底发挥。

开始试听前先决定音箱摆位。因为相思的体积不大,又是全音域音箱,因此我将相思布置成像在小空间里聆听,座位离音箱不超过1.5米,左、右音箱则相距约1.2米。

音箱铭牌

几经调整,我发现相思摆放的位置影响聆听感受颇大,包括两方面,一是音箱架的高度不能太矮,最好是比一般音箱架更高一点,尽量让相思的全音域单元与耳朵同高;二是相思需要较大的toe-in角度,才会有更好的前后音场层次、左右定位,以及更清楚的音像轮廓与实体感,因此可以推论相思应属指向性明显的类型。

高频细节的呈现毫不勉强

摆位正确之后,很快就可以发现相思的优点。首先,相思的高频表现实在不像全音域音箱,因为它可以很轻松地向上延伸,如实表现出像是弦乐光泽、刷钹的细碎质地、吉他钢弦的拨弦清脆感等声响特性。

例如中国知名琵琶演奏家赵聪的“聆听中国”专辑,第2轨《新编十面埋伏-金戈铁马》中就可以听到铿锵有力、明快爽脆的拨弦颗粒,毫无黯淡之虞。又例如第3轨《东方丽人》这首曲子,背景打击乐的缓慢节奏贯穿全曲,当中轻敲钹铙、铃鼓轻摇都可经由相思感受到乐手轻巧的手法,高频细节的呈现毫不勉强。

发烧片“聆听中国”也不乏考验全频段重播的曲子,以相思聆听,当然无法重现全频段,但重点是,相思却可以很平顺地表现出它所拥有的频域,在这个范围内,我感受到频段向上、下延伸后自然地衰减,因此音乐是流畅的,情绪是丰富的,内容是完整,感受是活生的,不因它是小音箱,而减损了什么。

聆听中国

大的音量仍见均衡与层次

相思的中低频表现也出人意料:十分饱满,更何况我是在大坪数聆听室中试听,相思离背墙还颇远,可见中低频的量感相当丰润。事实上,用Linear Acoustic LAV-60 MKII晶体机聆听时,我觉得相思的中低频在比例上比中频与高频更饱满,相对上中频与高频则显得较纤细,属于较为讨喜的走向。

换上管机又如何呢?中低频量感稍减,因此音场重心有向中间拉抬的作用,虽然低频也因此慢了一点,但中、高频更润泽圆滑,更有肉感,听起来也更有吸引力。

试听过程中,我还发现相思挺“耐操”的,在颇大的音量下仍见均衡与层次,超乎我对全音域小音箱的认知与想像。我想这除了因为W3-1878单元的性能优异之外,内部被动元件的使用应该也有关系,虽然减损了若干效率,却让频响更为均衡,也更符合现今使用者的多元需求。或许同样的价格还有许多选择,但此等价位可买不到实木音箱啊!光是这点相思就赢了许多。

器材规格

型式:全音域书架音箱

使用单元:TB Speakers W3-1878

尺寸:270×150×220 mm (H×W×D)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我视金钱为粪土,父母视我为化粪池!

    点赞
  • - 游客

    沙发:妈的,爷秃之前,他们都叫我狮子!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