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时代的童谣风物(上)

  • by 任性知日
  • 2016-09-15
  • 89 人阅读

明治维新促使生产力迅速发展,19世纪末开始重视教育的普及,这对日本儿童文学起到催生作用。被誉为“日本的格林”的岩谷小波(1870——1933)起先加入砚友社,与尾崎红叶、石桥思案、川上眉山等相知,并在《我乐多文库》发表小说。他为博文馆写的童话《黄金丸》引发轰动。此后他从民间文学中汲取营养改写,编辑出版《日本民间故事》《世界童话》等丛书,成为《少年世界》主笔,树立了权威地位。


岩谷小波倡导从民间文学改写而成“御伽噺”,团结了一批有志于儿童文学的青年作家,如黑田湖山、生田葵山、武田樱圹、久留岛武彦、永井荷风、竹贯佳水、木村小舟等,他们以成立俱乐部式的木曜会,后来押川春浪也加入了。这个群体主要为博文馆出版的儿童文学杂志撰写童话,美中不足他们作品多从民间文学汲取营养加工而成,原创还未成气候。


以严本善治和若松贱子夫妇为代表则以《女学杂志》为阵地开辟了儿童故事专栏,介绍了欧美儿童文学名作。像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若松贱子翻译巴内特的《小公子》、森田思轩翻译儒勒•凡尔纳的《十五岁少年》等都在《女学杂志》上连载。与此同时岩谷小波、川田河山人、黑田湖山合译了《乞丐王子》(马克•吐温)、小松武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兰姆姐弟)、北田秋圃译的《小妇人》(路易莎•N•奥尔科特)等都是明治时代介绍到日本的西方儿童文学的代表作。此外,富山房出版的《少年世界》也刊登了不少西方儿童文学作品,如土肥春曙和黑田湖山合译的《狼少年》等。


早逝的天才滝廉太郎

 

著名教育家伊泽修二去美国调查了音乐教育方法,回到日本后编写西洋音阶的歌曲,1881年出版收录着33首歌曲的《小学唱歌集》,所谓的“文部省唱歌”由此开始。当初主要是将西方曲子填上日文词,1890年以后则全部采用日本人作品了。政府侧重音乐对于儿童德育的功能,因此歌词常用文言,且内容有说教意味。


 


近代音乐史上颇具才华的作曲家滝廉太郎(1879-1903)是明治的西洋音乐黎明时期的代表性人物。1894年年仅15岁的他就进入东京音乐学校(现东京国立艺术大学)学习,1899年以首席成绩毕业,同时晋级研究科。在研究科时期(1900年-1901年)留下了许多杰出作品,如《花》、《荒城之月》、《月》、《箱根八里》等歌曲迄今依然广泛流传。1902年他考入德国莱比锡皇家音乐学院,可出国不到2个月,便因肺结核终止了学业。1903年因病遭逝,死时还不到24岁。临终前留下一首歌曲《憾》。

《花》这首歌是滝廉太郎1900年(明治33年)11月所发行的歌曲集(组歌)《四季》中的第1首歌曲。《四季》的4首歌曲分别是:春《花》、夏《纳涼》、秋《月》、冬《雪》。除了这些作品外,他为日本留下众多童谣和小学合唱歌曲,这些都成为日本人从小耳濡目染的相思曲。将《花》列为童谣曲,主要是因为这首歌当时多放在小学和幼儿园的教材里使用,以儿童合唱的形式演唱为多。《荒城之月》是泷廉太郎应东京音乐学校编辑新音乐教材的需要,在明治31年创作的名作,如今在日本可谓家喻户晓,流传程度堪比中国的《梁祝》。

诗人土井晚翠(1871-1952)以福岛县会津若松市的鹤ヶ城(幕末戌辰战争的舞台)与自己故乡宫城县仙台市的青叶城发想,为《荒城之月》创作了四段歌词,道出诗人被旧城遗迹唤起的惆怅。泷廉太郎作曲创作来源是前往他的故乡——竹田市的冈城遗址寻求灵感的结晶。土井晚翠的古体歌词对于现代的中、小学生而言有些艰涩,但是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说,凄婉悲凉,颇有意境,引发思古幽情。荒城之月,曾经的荣华富贵,被远久的时间所毁灭。站在荒弃的城址上,感叹世上唯有清凉的月光亘古不变。

荒城の月

 

春高楼の花の宴
めぐる杯影さして
千代の松が枝わけ出でし
むかしの光いまいづこ

秋阵営の霜の色
鸣き行く雁の数见せて
植うるつるぎに照りそひし
むかしの光今いづこ

いま荒城の夜半の月
変らぬ光たがためぞ
垣に残るはただかづら
松に歌ふはただあらし

天上影は変らぬど
栄枯は移る世の姿
写さんとてか今もなほ
あゝ荒城の夜半の月


春日高楼明月夜,盛宴在华堂。
杯觥人影相交错,美酒泛流光。
千年苍松叶繁茂,弦歌声悠扬。
昔日繁华今何在,故人知何方?

秋日战场布寒霜,衰草映斜阳。
雁叫声声长空过,暮云正苍黄。
雁影剑光相交映,抚剑思茫茫。
良辰美景今何在,回首心悲怆!

荒城十五明月夜,四野何凄凉。
月儿依然旧时月,冷冷予清光。
颓垣断壁留痕迹,枯藤绕残墙。
松林唯听风雨急,不闻弦歌响!

浩渺太空临千古,千古此月光。
人世枯荣与兴亡,瞬息化沧桑。
云烟过眼朝复暮,残梦已渺茫。
今宵荒城明月光,照我独彷徨!

 

位于九州大分冈城遗址,虽然是「日本百座名城」之一,却已建物全无,只残留着大片城墙和遍地的杂树野草。断崖绝壁环绕四周,可以想像其当年的坚不可摧。如今乘坐九州横断列车来到丰后竹田时,车站播放着“荒城之月”的旋律,向北步行经过稻叶川,来到冈城遗址,从这里眺望久住山和大船山,多层次的植被像画卷一样在机动车道两侧蔓延。

童谣的兴盛时代

 

童谣,在中国是流传的"儿歌",在日本童谣是特意为儿童而作,就是“童诗”,作者是成人或作家。上世纪的1912年至1926年,体弱多病的大正天皇在位,夹在明治与昭和之间,虽然仅有14年,恰逢一战刚结束,自由主义风靡全球,那是个民主化蓬勃的时代,以城市为背景的大众文化也初具规模。当时出现了艺术教育运动;画家山本鼎开始了儿童自由画,作家坪内逍遥提倡的儿童剧。


自由主义的艺术家们对“文部省唱歌”颇有微词,他们主张应该给孩子们提供艺术性崇高、有利于情操教育的作品。“文部省唱歌”并不是没有名曲,只是时代反拨的对立面存在,经过时间的淘洗,同样有旋律歌词俱佳的作品。比如《故乡》最初收录于1914年出版的小学六年级音乐教科书的。歌词道:曾追兔子那座山,曾钓小鱼那条河,至今让我老梦想,好难忘记我故乡;父母大人都好乎,朋友知己无恙乎,每逢雨天刮风天,一定想念我故乡;哪天实现我志愿,哪天就要回故乡,山清水秀我故乡,美丽如梦我故乡。


“童谣”的新概念是由夏目漱石的弟子铃木八重吉衍发的,他自觉学校里的儿歌不是太过成人,就是低俗不堪,于是发起了“为了世上的小朋友们创作真有艺术价值的纯丽童话和童谣”, 大正六年(1917年)他创办儿童刊物《赤鸟》他创办了《赤鸟》,一时之间应者云集,此后儿童(少女)杂志如雨后春笋爆发式的涌现。当时汇集了当时赫赫有名的作家、画家、音乐家,有力地推动了童谣童话以及童画的发展。

有芥川龙之介、泉镜花、谷崎润一郎、德田秋声、佐藤春夫、岛崎藤村、菊池宽、有岛武郎、武者小路实笃、宇野浩二等一线作家,童话专属作家有小川未明、宫泽贤治、新南美吉等;北原白秋、西条八十、野口雨情、金子美玲等童谣创作的风潮人物。为儿童(少女)杂志插画、封面的儿童画家也很多,有大家熟知的竹久梦二、高畠华宵、中原淳一、蕗谷虹儿、山本鼎、岩田专太郎、还有万代恒志、古贺春江、本田庄太郎、细木原青起、清水良雄、冈本归一、川上四郎、武井武雄、初山滋等,当时第一流作曲家也踊跃为童谣配曲,好些歌至今广为传唱。大正时代蔚为大观的童谣(艺术童谣)形成了一座高峰。

《赤鸟》一直重视征集中小学生的作文和儿童自由画,山本鼎担任自由画的评选;作文由三重吉遴选;白秋则负责童谣的评改指导,刊物还发过秋田雨雀的儿童剧,可谓灵活多样。当然歌唱淳朴的童谣,替代学校里枯燥的歌曲也很重要,当时词曲人才辈出,像《荒城之月》、《宵待草》(竹久梦二词)、《船头小呗》、《证城寺的狸猫》……等名曲都产生于此时。以象征诗面貌出现的西条八十在《赤鸟》上发表了《金丝雀》,后由成田为三谱曲,除成田外,音乐家山田耕筰、草川信、小松耕辅、弘田龙太郎等都参与了为童谣谱曲的工作。小川未明的《红蜡烛与美人鱼》、《野蔷薇》等佳作确立了近代童话的里程碑。

 


 

下图为1922年创刊的《コドモノクニ》及岡本帰一的插画《婴儿的握手》,左下是竹久梦二1916年为《子供之友》创作的《王様の馬》,右下为1918年创刊的《赤鸟》,芥川龙之介特为创刊号撰写了童话《蜘蛛之丝》。

 

 野口雨情的童谣代表作

 

野口雨情大正代表性的童谣作家,本名英吉。曾入早稻田大学英文科,中途退学。1905年自费出版被称为日本最早的创作民谣集《枯草》。1907年出版月刊民谣集《朝花夜花》,同年3月与人见东明、三木露风、相马御风等结成早稻田诗社。之后辗转流浪于北海道,其间与石川啄木和西川光二郎交往,受到社会主义影响。1919年编集《茨城少年》,成为童谣栏的评选者。同年11月开始在《金船》上发表童谣。《船头小调》即是这一时期的作品。1920年6月赴东京,由西条八十介绍,在《金船》的编辑部工作,并每月在该杂志上发表童谣,与《赤鸟》的北原白秋、西条八十共同立于童谣运动第一线。

大正八年(1919)他出版了诗集《都会和田园》,大正十年(1921)出版民谣诗集《别后》和童谣集《十五的月亮》。雨情以纯朴田园情趣写就大量童谣,与《赤鸟》杂志为舞台的北原白秋、三木露风,争相媲美,平分秋色。他其作风是完全站在民众的一边,以泥土诗人自居。高呼“无视乡土诗歌,民谣便不存在。”

1921年7月野口雨情在《金の船》上发表的《七つの子(七只乌鸦)》依然脍炙人口。歌词道:乌鸦乌鸦为何叫?因为乌鸦在山上,有七只可爱孩子,可爱可爱乌鸦叫,可爱可爱叫着呢;到山上看巢去吧,眼睛又大又圆的,特别可爱小朋友。雨晴的另一首童谣佳作《シャボン玉(肥皂泡泡飞了)》(中山晋平作曲)这首歌旋律轻快优美,人们直觉是首欢快的歌,事实是1922年他与几位音乐家同仁在四国巡回演奏,旅途中听到了两岁的女儿因痢疾死去的消息,悲伤之余,为女儿作了这首哀悼的歌曲。

 
野口雨情还有首极为出名的童谣《赤い靴(红鞋)》 “穿着红鞋的小姑娘 /被外国人带走了/外国人带着/由横滨港乘船而去/现在眼睛变蓝了吧/就在外国住下了吧/看到红鞋就想起你/看到外国人就想起你”——这首歌蕴含着一个忧伤的故事:有个在静冈出生的小女孩,两岁时被妈妈带到北海道,妈妈无力抚养她,只好交给美国传教士夫妻领养。当养父母得从横滨上船回国时,小女孩却得了结核,不得不被留在麻布坂的孤儿院,九岁可怜的孩子就过世了,再也见不到妈妈。

 

《七个孩子》和《红鞋》都是由本居长世作曲,本居长是江湖时期国学家本居宣长的第六代子孙。他的其它代表作还有《碧眼的人偶(青い眼の人形)》、《十五夜的月亮大人(十五夜お月さん)等。野口雨情作词的著名童谣还有《春之歌》(草川信曲)、《あの町この町(中山晋平大正13年)《雨降りお月》(中山晋平作曲大正14年)等。


《证城寺の狸囃子(证诚寺狸猫歌)》是雨晴颇具人气的经典歌谣,证诚寺附近有一片被称为“铃森”的树林,那里是狸猫筑巢定居的地方。一个明月皎皎的中秋夜,证诚寺的住持在窄廊弹起了三弦,优美的弦乐吸引了森林里数百只狸猫,它们纷纷跑到寺里,侧耳倾听。有只大老狸竟和着旋律拍起手舞足蹈,其它狸猫用叶片笛子伴奏。连续了三夜,第四夜发现狸猫歌舞团不见,原来大老狸过于热烈捧场,用力拍肚子竟把肚皮拍破。住持伤心地埋了大老狸,并为老狸坟墓取名为「狸冢」。1924年雨情撷取这一传说作为素材,写下这首歌词。

如今野口雨情的童谣影响犹在,《七个孩子》是北茨城市矶原站的发车音乐。在动漫作品《名侦探柯南》中黑暗组织头目的语音信箱号码的按键音也重现该曲的旋律。横滨山下公园有小姑娘的铜像,横浜还有小红鞋巧克力。在东京麻布坂的孤儿院原址附近有小姑娘的塑像,小姑娘茫然地望着前方。雨情出生地北茨城市矶原町有他的纪念馆,场内还会不时地传出诗人作品谱曲的歌谣。

《证诚寺狸猫歌》千叶县木更津市的证城寺,是江户初期建立的净土真宗寺院,几乎所有日本人都知道此寺院,因这寺院正是这首童谣的背景地。住持与狸猫的故事传遍日本。现每年十月下旬寺院举行「狸猫祭」当地小学生表演住持与狸猫的歌舞剧。临近茨城的磐城常磐汤本町,有汤本温泉童谣馆,雨晴の宿(新つた)、雨晴散步路,《船头小调》、《七个孩子》的诗碑,可供游客寻踪。


北原白秋与《砂山》

 

北原白秋,日本诗人。原名隆吉。曾在早稻田大学学英文。1906年参加明星社,不久退出,1908年创立牧羊会。翌年发表第一部诗集《邪宗门》,因此扬名。后又陆续出诗集《回忆》、《水墨集》等。还有歌集《云母集》、《雀卵》、《白南风》等。也写有不少童谣。其诗歌中抒情的和象征的风格,在日本诗坛较有影响。曾先后创刊文艺杂志《ARS》和短歌杂志《多磨》。后刊有《白秋全集》18卷。


 

大正7年《赤鸟》创刊,北原白秋在铃木三重吉的鼓动下,为《赤鸟》编选童谣栏目,到去世为止,他共创作1200首童谣,其中400首被山田耕筰、中山晋平、成田为三谱成曲子,在学校家庭广播中传唱。像《松鼠、松鼠、小松鼠》、《红鸟小红鸟》、《冒失鬼理发师》《雨》是他比较出名的作品。

 

北原白秋的诗作《砂山》有由中山晋平和山田耕筰分别作曲的两个版本。中山晋平所作的乐曲以富有生气的大海和孩子们的嬉戏为主题,是一首活泼欢快的名曲。边听此曲边读北原白秋的诗作,会感觉两者确实达到了高度的契合。然而,山田耕筰所作之曲却是以孩子们的聚会结束之后那种空旷寂寥的感觉为中心,风格忧郁,和中山的作品大相径庭。但若是事先没有听过中山晋平的版本,听者很可能会觉得山田耕筰的作品同北原白秋的诗歌也同样很相配。大家可以对比欣赏。



日语中的”砂山”一词本来就有两种意思。一是指小的沙丘,二是指小孩子在海岸边的沙滩上用沙子堆成的小山。中山晋平为了表现孩子们在远处大海涛声相伴的沙丘中嬉闹,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家,而选用了轻快活泼的旋律。而山田耕筰则更采取了后一种解释:海岸边,孩子们白天堆的沙丘随傍晚的潮水崩塌,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一种寂寞感随着忧愁的曲调油然而生。事实成田为三和宫原真次等作曲家也为这同一首诗谱过曲,但都没有中山和山田版本有名。北原白秋作诗时的真实意图究竟是怎样?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西条八十的童谣贡献

 

西条八十(1892-1970)生于东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英文科,也曾就读于东京大学国文科。在早大读书期间,和日夏耿之介等人创办诗刊《假面》。1913年至1915年去法国留学,归来后任刚刚创设的早稻田大学法文科教授。从此活跃在法国文学研究和大众歌谣这两个领域。童谣创作始于1918年。在这一年,西条八十接受铃木三重吉的建议,为《赤鸟》创作童谣。最初的童谣《忘却的蔷薇》发表在10月号上。12月号上发表《金丝雀》。《金丝雀》由作曲家成田为三谱曲,成为近代童谣的代表作之一,在全国流行。1919年出版处女诗集《砂金》,作为象征派诗人为诗坛所注目。同年,在《大观》上发表《童谣我见》,与北原白秋之间开始了论争,并离开《赤鸟》转至《童话》杂志。在进行创作的同时,还作为童谣的评选者,发现扶植了金子美铃和岛田忠夫等童谣新秀。在此之后的4年里,与北原白秋、野口雨情一起,将童谣界三分天下。


1924年出版《西条八十·童谣全集》,这本童谣集收入138首童谣,可以说是汇总了他的童谣作品的集大成之作。西条八十的童谣特色,如果以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以幻想的表现方式,抒发幼时的情绪。西条八十除创作童谣外,还与人共编《世界童谣集》,为把外国童谣介绍到日本作出了有深远意义的贡献。

左为西条八十,右为中山晋平

 

 

かなりや(金丝雀)

 
作词:西条八十 作曲:成田为三

呗(うた)を忘(わす)れた金糸雀(かなりや)は、
后(うしろ)の山(やま)に弃(す)てましょか
いえ、いえ、それはなりませぬ
呗(うた)を忘(わす)れた金糸雀(かなりや)は、
背戸(せど)の小薮(こやぶ)に埋(い)けましょか
いえ、いえ、それはなりませぬ
呗(うた)を忘(わす)れた金糸雀(かなりや)は、
柳(やなぎ)の鞭(むち)でぶちましょか
いえ、いえ、それはかわいそう
呗(うた)を忘(わす)れた金糸雀(かなりや)は、
象牙(ぞうげ)の船(ふね)に 银(ぎん)の棹(かい)
月夜(つきよ)の海(うみ)に浮(う)かべれば
忘(わす)れた呗(うた)を思(おも)い出(だ)す

 

《金丝雀》

忘记了如何唱曲的金丝雀啊
把他丢弃在人迹罕至的后山林中吧
不行,不行,那样万万不可
忘记了如何唱曲的金丝雀啊
把他深埋在屋后门旁的灌木丛中吧
不行,不行,那样万万不可
忘记了如何唱曲的金丝雀啊
用纤纤柳鞭无情地抽打它把
不行,不行,那样太可怜了

忘记了歌唱的金丝雀啊
停在象牙船的银浆上
漂浮在月夜的大海上
想起了忘记的曲子

 
 


作曲家中山晋平

 

『童谣小曲』此书出版时间:大正十一年~昭和二年 出版社 :山野乐器店、出版地点:东京,中山晋平编著,此书颇有研究和收藏价值。装帧为加藤まさを。他是与竹久梦二、蕗谷虹児、高畠华宵同时代且同样活跃的诗人、画家、音乐人,也写小说,算得上是多才多艺。其所绘制的抒情画,曾风靡一时。西条八十、野口雨情、泷廉太郎、北原白秋等人都是众所周知的音乐工作者。中山晋平是岛村抱月的学生,作曲《卡秋莎》曾风靡一时,像童谣『证城寺的狸猫』、民谣『东京音头』为其代表曲目。


热海市梅园内坐落着日本近代作曲家中山晋平(1887年3月22日-1952年12月30日)别墅【纪念馆】。里面除了中山晋平的介绍以外,还有他平常生活起居的空间介绍。有两台中山晋平先生生前使用的钢琴,都是非常珍贵的物品。中山晋平留下了大量童谣民谣作品,包括作曲的校歌社歌达1770多首曲目。

 


中山晋平的名曲

 

『シャボン玉』

『てるてる坊主』

『あめふり』

『雨降りお月』

『証城寺の狸囃子』

『こがね虫』

『あの町この町』

『背くらべ』

『鞠と殿様』

『砂山』

『肩たたき』

『赤ちゃん』

『あがり目さがり目』

『あひるのせんたく』

『うぐいすの夢』

『兎のダンス』

『おみやげ三つ』

『蛙の夜廻り』

『かくれんぼ』

『かじかみ坊主』

『かっこどり』

『からくり』

『蛙の夜まわり』

『キューピー・ピーちゃん』

『雲のかげ』

『げんげ草』

『恋の鳥』

『木の葉のお舟』

『すずめ』

『田植』

『茶の樹』

『手の鳴る方ヘ』

『遠眼鏡』

『鳥かご』

『猫の嫁入り』

『ねむの木』

『風鈴』

『迷い子の小猿』

『鞠と殿さま』

『夕立』

『路地の細路』



 

岛木赤彦(1876-1926)童谣  笹魚


《茶花的骨朵》

红红的花骨朵
茶花的骨朵
盖着雪
冷噤噤的花蕾

给它
拂拂雪吧
拂了雪 
花骨朵闪着阳光

就算阳光普照
冷噤噤的骨朵
硬硬的花蕾
还是一味红扑扑的


《牡丹》

牡丹的花芽
鼓起了花苞
胀得就快要
破了

红色的花蕾
绽开的时候
吐出
红色的光

白色的花蕾
绽放的时候
闪着
白光

红色的白色的
牡丹花开了
院子里,夏天
就到了


《黄鹂》

 楢山上
 叫唤的黄鹂
 淋了雨
 
 橡树芽
 短短的
 橡芽也湿了雨
 黄鹂也湿了身雨

 橡树的芽
 湿了雨
 会长长的
 
 黄鹂的翅膀
 晒晒太阳
 就会干爽了


《麻雀》

 柿子枝上
 有三只麻雀
 抓得到吗

 三个排一排
 朝这边看
 抓得到吗

 三个排一排
 满不在乎地
 朝这边看
 抓得到吗


《蜻蜓》

院子里
凉了吧
蜻蜓们一齐
飞向空中
天上头夕阳在
等着它们吗
亮亮的只看到
蜻蜓的翅膀


《泥土》

草儿的草
树儿的树
一棵一棵
从地里长出

花儿的花
果子的果
它们不留下
都掉进地里

地里面
有什么东西
挖啊挖啊
都是泥土


《团栗山》

团栗山的
团栗啊

落来落去
都落在草里

团栗山的
枯草呀

分来分去
也分不彻底

要是清没了草
手也冰冷了

要是拾起橡子果来
日头也落山了


《远》


很近
 
到处都是光

芋头宝宝兔子宝宝那里
也有光

睡懒觉的人
枕头边也有光


《母亲》

篱笆外面的
水声
听惯了
就忘记了

听到了
让人忘怀的水
就像想起昔日的
母亲


《傍晚》

是母亲回来的
迟了点吧

是夕阳西沉的
早了点吧

出了门
一看

新月娘
已经落了

田野里
只有蛙鸣


 关注“任性知日”公号,了解东瀛文化。


喜欢不喜欢,是否支持和鼓励,都无所谓了。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点赞
  • - 游客

    经成天使了,因为我天天上课都在听天书~

    点赞
  • - 游客

    不要在这个世界寻找快感。

    点赞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