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部甜宠剧,300+编剧名单起底:团队合写?署名位置?

  • by 看客365
  • 2021-04-23
  • 25 人阅读

另外,去年笔者在专访其中一位甜宠剧编剧后,后台有言辞激烈的留言称,此编剧大有「将别人成果据为己有」之嫌,然而经笔者再三确认,该编剧在剧集片头「编剧」一栏有明确署名。个中是非曲直按下不表,但足以说明,在甜宠剧这一为编剧提供丰厚就职机会的类型蓝海上,仍有不少漩涡暗礁。

本篇中涉及100部甜宠剧,分别来自爱奇艺、腾讯、优酷、芒果TV在过去的2020年播出的剧目,所摘录的「编剧」为在片头中有署名的,且根据不同剧目的署名方式不同进行了备注。目的在于方便平台、片方寻找擅长此类的编剧;同时以此为契机,探寻此类编剧的创作现状。

15位编剧独立创作,1部剧最多有9个编剧

梳理100部作品,其中《小风暴之时间的玫瑰》编剧潘晓晨,《酋长的男人》编剧秦琴,《不说谎恋人》虢爽,《爱情的开关》编剧初征,《总裁的诱惑》编剧刘雪华,《我爱你》编剧张烨亮,《不可思议的爱情》编剧秦琴,《时光与你都很甜》编剧穆静文,《且听凤鸣》编剧姚楠,《燕云台》编剧蒋胜男,《大唐女法医》编剧七根胡,《金刀秘卫之婳美人》编剧王秋声,《离人心上》编剧董珂,《三千鸦杀》编剧赵天佑,《手可摘星辰》编剧阳光光,共计15部作品「编剧」栏为一位编剧独立署名。

而其余85部作品,均为2-9人集体创作,其中人数最多的《恋上喵星人》《明月曾照江东寒》署名的编剧多达9位。

另外,除了署单人的名字,以团队、编剧工作室方式署名也较为常见。比如《我的刺猬女孩》中有西臣工作室,《仲夏满天心》有我们剧本工作室,《好妻子》有顶峰编剧工作室,《浪花男神》中有方美人团队,《蜗牛与黄鹂鸟》有李捷编剧工作室,《暗恋橘生淮南》有好故事工作坊,《韫色过浓》有时先剧本工作室,《爱的厘米》为上海叶扬影视文化工作室,《倾世锦麟谷雨来》有百无禁忌编剧工作室,《将军家的小娘子》剧本策划为豌逗影视。

单人独立创作或多人团队创作各有利弊,且国内外均有先例。独立创作的优势在于连贯性强,特别是塑造人物性格、行为动作等细节方面,由同一个编剧创作,不会出现人物行动前后矛盾、情节断裂等问题;劣势在于创作速度有限,剧本创作周期长。

多人组队创作则能大大缩短剧本创作时间。以24集剧本体量为例,如每集规定1.2万-1.5万字,4人编剧团队从剧本大纲、人物小传、分集大纲、分场大纲到详细剧本以及后期调整时间,通常周期可以控制在6个月以内。不同于国外编剧分别负责不同的人物、台词撰写的分工,国内多以集为单位进行分工,当分集大纲确认后,团队成员分集认领工作量进行创作,最后再进行统稿。

这样一来又延伸至关于「总编剧」这一头衔的职责探讨。何为总编剧?贡献故事核,把控总体的人物设定、故事走向,还是最后负责对完成剧本进行统稿、整体修正?在此做一个也许并不恰切的横向类比,如果说影视剧中男女一号的位置要扛收视、扛点击,是否剧本品质的高低也直接与总编剧的能力水平挂钩呢。

搭班合作有迹可循:内容垂直·老搭档·工作室

甜宠剧走俏,赛道激烈,用时下最流行的话形容,「内卷」也同样明显。梳理100部作品后不难发现,虽然有共计300余位编剧参与创作,看似人员体量庞大,实际上大部分内容还是源自少数高产、固定的人员或者团队。

具体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长期从事甜宠剧或同类创作的编剧或团队。

同年有多部作品开播的。比如南镇,除了担任《传闻中的陈芊芊》总编剧外,也在《99分女朋友》中任总编剧;虢爽除了独立完成《不说谎恋人》还参与《越过山丘》剧本创作,此前还有作品《清浅人不知》《亲爱的她们》;秦琴同时有《不可思议的爱情》《酋长的男人》两部作品;穆静文则分别为《时光与你都很甜》《彗星来的那一夜2》《凤归四时歌》编剧。

能够从作品中看到成长轨迹的。《暖暖,请多指教》的编剧柏邦妮、蔡一玛是10版《红楼梦》的编剧;《小风暴之时间的玫瑰》潘晓晨同时也是《大宋少年志》的编剧;《月上重火》的编剧刘小溪还有作品《你好检察官》;《长安少年行》的编剧宋晋川也是《上阳赋》的编剧之一;付麟然除了《爱上邻家主厨》还有作品《乱世佳人》《盛夏晚晴天》。

第二,固定搭档合作多年,配合比较默契。

编剧朱历、严峥除了合作《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之外,还合作过《老爸太囧》;而且两人各自有独立的作品,朱历同时还是刚开机的《女心理师》编剧,严峥则为2011年剧版《十月围城》的改编编剧。刘芳、李惠敏除了搭档《长安诺》,之前还合作了《大唐荣耀》《琉璃》,可以看出对古装的甜宠非常擅长。杨楠、樊文超合作《两世欢》,此前还有《拾光的秘密》《美人为馅》。

第三,成立编剧工作室。

《不可思议的爱情》《酋长的男人》的编剧秦琴有自己的编剧工作室;杨陌工作室除了《浮世双娇传》还有《择天记》;方美人编剧团队还有《雷神》;李捷编剧工作室 《蜗牛与黄鹂鸟》,《克拉恋人》;赵天佑编剧工作室有《三千鸦杀》。

另外比如王天楚团队、韩佩贞团队,虽然没有明确的编剧工作室模式,但是可以看出有非常固定的合作伙伴。王天楚任总编剧,搭档穆一鸣、李晴、齐名、柳叶的作品就有《绝世千金》《亲爱的药王大人1·2季》三部作品;而韩佩贞团队除了《三嫁惹君心》之外,此前还有《暮白首》《犀利仁师》《听雪楼》等作品。

署名问题和发展前景

编剧地位的问题老调常谈,悲哀之处在于常谈常新,时常处于按了葫芦起了瓢的境遇里。虽然甜宠剧看似为新手编剧提供了非常多的「就业」机会,然而编剧的地位以及相关权益的保障,仍是行业的老大难问题。

首先是五花八门的署名。在做梳理时,笔者发现,关于「编剧」的叫法,近几年可谓是花样翻新,且不说总编剧、编剧等常见的称呼,原创编剧、改编编剧、剧本编审、剧本策划、剧本编审、联合编剧等称谓纷至沓来。由此笔者小范围地对身边的编剧从业者进行过简单的了解,署名的门道还真不少。

「不是所有编剧都能署名,有时候是最后一稿编剧才能署名。」「签合同的时候会写明要署在片头。」「必须明确署编剧,不能是策划或者其他。」据了解,由于有的项目存在大改甚至推翻重写的情况,这样就涉及到可能前后有1-2波甚至更多编剧都参与过剧本创作,虽然到最后呈现的剧情与最初版有很大出入,甚至完全不同,如何界定此前编剧做的工作,是否署名、如何署名也是问题,由此卷入说不清的「罗圈债」的编剧、片方、平台并非个例。而杜绝此类事件的最佳方式便是在合同中以白字黑纸的方式明确署名以及位置,并且在成片中严格执行,以此保证多方权益。

再者是编剧的发展前景。编剧是手艺人,入行的方式很传统,老带新的传帮带很常见。跟了好的师傅,不仅能够学习技巧,还能够经师傅引荐,快速获得行业资源,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通过对身边编剧的走访,笔者发现并非所有编剧都有如此的幸运,甚至不乏被PUA的情形。有的编剧跟着「师傅」不仅做资料查找的基础工作,还要完成剧本写作,甚至拍摄阶段还要进组,最后不仅得不到署名,连基本的酬劳都不能获取,可能理由就是「做的工作不达标」,而「标准」本身就是模糊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需要片方和新手编剧同时警惕的。有时候片方也头痛,怎么花了大价钱的剧本,最后呈现的品质实在「对不起」花出去的钱,「货不对版」的问题可能就出在编剧发展路径上。

有些编剧在不断创作过程中积累经验,磨练自己的创作本事,目的是成为更资深、能力更强的创作者,同时也能提升自己的身价;而另外一类编剧则走上了「生意人」的道路,从本质上来说扮演着更多的是「编剧经纪人」的身份,接到项目后再找更年轻、需要酬劳更低的新人编剧执行具体的写作工作,而自己则只负责总体把关、统稿而不直接参与具体创作。实际上这种发展路径无可厚非,但如果影响到作品的品质,是不可取的,同时也是对自身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名誉的损耗。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