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佳凝登上热搜第一,首曝淡出娱乐圈隐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by 看客365
  • 2021-04-27
  • 78 人阅读

昨天,“薛佳凝谈淡出娱乐圈”突然登上微博热搜。

许多娱乐号同步发文:

“薛佳凝谈淡出娱乐圈原因,自曝仍是单身。”

消息源是《一线》对薛佳凝的专访,访谈中,薛佳凝表示:

“自己处于女演员最尴尬的年纪,找上来的戏确实没有那么多。还有就是自己的选择,她认为一些综艺只是快餐文化,她倾向于更有‘含金量’的尝试。”

原来,薛佳凝并不是要退出娱乐圈,而是“更有‘含金量’”的选择不多。

最近数年,薛佳凝工作量锐减,皈依佛门的消息也屡屡传来。

但是,佛系的薛佳凝为何突然上了热搜?

是人为操作,还是“佛系体质”在明星市场中稀缺,从而引发了粉丝追捧?

回望薛佳凝出道十八年,无论星路还是情路,也的确颇多坎坷与话题,令人唏嘘。

许多粉丝纷纷则怀念起了《粉红女郎》的年代。

那时,薛佳凝还是被万人追捧的“哈妹”。

2003年,薛佳凝25岁。

《粉红女郎》在全国展开角色海选。

鬼马精灵般的长相,让薛佳凝从人海中脱颖而出。

但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会直接进入人生巅峰。

直到某天,摄影师看着她和万人迷陈好,欣喜地说了句:

“你们要火了。”

薛佳凝的眼睛笑成了一道月牙。

走出门,大街小巷都对着她大喊:“哈妹,哈妹我爱你。”

她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红了。

“哈妹”一角,将她推到了大众眼前。

一头蓬松的卷发。

各式各样闪着光的首饰挂件。

色彩斑斓的穿搭。

年轻的姑娘们,纷纷以此为时尚的标杆。

“哈妹”爱说大话,爱嘻嘻哈哈,爱没心没肺。

在薛佳凝看来,“哈妹”甚至有点没文化,爱跟风,没主见。

可这一切都不耽误观众爱这个角色。

在那个人人还停留在“千篇一律”的时代,“哈妹”是独特的。

她的叛逆,令人艳羡。

她被大众称之为“新新人类”。

与之相反性格的薛佳凝,在她面前也黯然失色。

《粉红女郎》后,薛佳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扮演着“哈妹”。

这个角色,如宿命般和她绑在了一起。

甩不掉,逃不脱,唯有和解。

“哈妹跟我不像的。”

每当提起《粉红女郎》,薛佳凝都会说出这句话。

这个出生在冰城的姑娘,个性中多的是东北汉子的爽朗,少的是江南女子的感性。

她喜欢智慧的人和事,想做一个有主见的人。

“哈妹”的跟风和盲从,她是排斥的。

在很长时间里,她都在与“哈妹”这个角色对抗。

火了。不可避免就要频繁出演着相似的角色。

在荧幕上,扮演着不谙世事,天真无邪,大大咧咧的少女。

这让薛佳凝失去激情。

曾经,她一度认为“‘哈妹’这个角色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可时间愈久,她越被禁锢在地。

戏路被固定。

没法突破。

人人都叫她“哈妹”,似乎成为了一个标签。

她开始反叛。

她不再接同质化的角色,而是接与“哈妹”截然不同的形象。

宫斗剧的反派人物。

性格奇特的,心胸狭隘的......

越是难的角色,她越有兴趣要去挑战。

在薛佳凝身上,人们看到了“突破”和“拧巴”。

顺着一条路走下去,或许明媚平坦。

但薛佳凝不愿意。

“我不喜欢做自己常做的事情,尤其是演员,常常演一种角色是没有激情的。如果这件事注定没有营养,我也会在里面挑一点有营养的放进去。”

在演戏生涯中,她常常反省自己。

“我成长了没有?”

这个当初在上海戏剧学院以最高分毕业的姑娘,对自己有着严苛的要求。

可是,奈何“哈妹”深入人心。

之后的薛佳凝,虽片约不断,但再无突破和超越。

2011年,她的365天只有10天能够休息。

其他时间都在剧组连轴转。

回忆那段时间,她用“身心俱疲”来形容。

薛佳凝严重失眠。

常常从晚上10点一直睁着眼睛到第二天6点。

日夜颠倒的焦虑环绕着她。

手中的角色都唤不醒她对创作的激情。

2015年,她不得不选择停了下来。

大众都认为她从山峰跌到了谷底。

甚至有媒体打出“哈妹之后再无薛佳凝”此类口号。

只有她自己知道,离开不是逃避,而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如她所说:

“人不能一直在跑,要安静下来,找找自己。”

那年开始,她渐渐淡出了娱乐圈,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直到2017年,她在微博上发文:

“11个月零17天…圆满了五加行…这样的一段时间和经历…对我来说…很特殊…上师…一切都是您的指引…心不迷于纷扰…能于静处自由…感念着您的慈悲…慢慢的…慈悲就会渗透心流…心里不再有那么多自我…开始装得下更多人的幸福…今天…是一个圆满…愿…回向给无尽众生… ”

原来,在推掉大部分片约后,她选择了皈依佛门。

她遇见了书籍《慧灯之光》,遇见了慈诚罗珠堪布。

行走,是她治愈自己的方式。

她去藏地,去西藏佛学院,聆听宗教的声音。

在初次进藏时,她的内心被震撼了。

“那些人里没有任何一个是皱着眉头的,那时候突然觉得,我的环境可能带给了我太多的负担和压力。”

她开始接触宗教,参与一场又一场“放生”。

一种新的力量不断生长,支撑起她的余生。

她每年都会抽时间进藏。

看云,看寺庙,看人们叩拜。

这让她觉得开阔,觉得放松。

薛佳凝爱上了独处。

她养成了别致的生活习惯。

从早上8点多开始打坐,一直到中午,结束后再看书。

一天下来,日子令她觉得清净。

在这个多数女明星都在抢占头条时,她活成了娱乐圈的隐士。

她很少上网,微博也更新得很慢。

最火的那几年,她仍然不接社交平台的商业广告。

身边的人让她注意形象,保持一个女明星该有的姿态。

她偏不在乎。

在某个时刻,她会偷偷停好车,馋着去吃路边摊的馄饨和生煎包。

“快乐,开心,让自己成长。”

薛佳凝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除了“哈妹”,薛佳凝身上还有一个无法被忽视的标签——“胡歌前女友”。

2015年,《琅琊榜》大火,胡歌势头正盛。

昔日一段情缘,再被重提。

消失的“薛佳凝”,以“胡歌前女友”的身份再被大众记起。

在她接受的为数不多的采访中,总有媒体拐着弯想提及这段往事。

但每一次,都遭到了薛佳凝的婉拒。

当人问她:

“最近那部很火的电视剧《琅琊榜》你看了吗?”

她坦然着,体面且大度。

“胡老师的戏我看了,看了一点,我觉得作为好朋友,特别为他高兴,他演出了自己一直希望的,他对自己是非常有要求有梦想的人。作为一个演员,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作品上让别人喜欢,就是非常值得尊敬的。而且,也希望好好去保护。他现在非常非常火,我就不想参与这个话题了。”

随后,她又解释:

“现在这些话题太火了,我不参与有原因。因为有的时候,特别不喜欢大家把一些不是你真实的想法转个弯说出来。”

薛佳凝太懂媒体的“捕风捉影”了。

2006年,胡歌车祸重伤。

薛佳凝赶往医院,这段恋情才终于被公之于众。

可在两年后,两人却选择了和平分手。

分手的原因被外界编造出了一出又一出狗血故事。

有人说,胡歌在拍摄《仙剑奇侠传3》时,脚踏两条船。

有人说,薛佳凝在胡歌养伤时出轨。

还有人说,薛佳凝停工一年照顾胡歌,最终却被抛弃。

自始至终,薛佳凝都未正面回应。

直到胡歌上《可凡倾听》,一番真情流露,给出了交代。

“那个时候,其实她一直在照顾我。为我牺牲了很多。”

提及分开的原因,胡歌指向的是性格。

“复出后,我很没自信,我是大男子主义,希望我能养活她。”

再加上“姐弟恋”的压力,这段感情仍走向了终场。

此后,不论多久,每每有人提起薛佳凝。

胡歌以最深情的姿态面对。

“她是,她真的是很好。”

寥寥数语,有遗憾,有落寞。

感情的湖水中央,泛起了一份又一份的意难平。

可薛佳凝还是从不回应,也从不表态。

坊间有传。

曾有媒体想让薛佳凝做一个专访,谈谈与胡歌的过往。

她拒绝了。

在公共场合,记者调侃她和胡歌的感情。

薛佳凝对着镜头,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她笑眼盈盈道:“我们会一直都是好朋友。”

在与胡歌分开的这些年里,她被人称为是“三四线明星”。

而胡歌位居一线。

这种差异,薛佳凝并不是看不到。

她格外注意与“胡歌”这个名字保持距离。

她的态度始终是:

“没办法回答你。”

“跟他们没关系。”

2018年,薛佳凝参加《我就是演员》。

年近40岁的她,被网友吐槽老了。

“哈妹”以及“胡歌前女友”的标签也毫不意外地怼在了她的脸上。

那段时间,恶评不断。

更有人说,她“信佛”只是故作姿态。

对此,薛佳凝对外表态,说这统统都构不成任何伤害。

她说自己早已学会了“喜乐自生”。

她的快乐,悲伤,从不是由外境决定。

从皈依佛门那天起,她就决定不让环境牵着自己走。

以前,薛佳凝很在乎外界的言论,易会动怒。

后来,她说,“万法是心的幻相,泼脏水的人,其实自己是最可怜的。”

比起和键盘侠在虚拟的世界里争论。

她表示,更愿意去放生,去念经,以此来回向这些恶言恶语。

在微博,薛佳凝常常会晒出一些旅游的美照。

不少网友认为“学佛就不应该打扮”。

薛佳凝则回应说:

“修行看的是发心,不看的是外在。”

如今的薛佳凝,43岁了。

3月18日,薛佳凝出席《赵氏孤儿》的发布会

“状态不佳,脸部拉跨,皮肤憔悴......”

类似恶评纷至沓来。

对此,薛佳凝认为:

“不一定长得很漂亮就是美。一个人可能做了一件很美的事情,比如捡起地上的垃圾,我会觉得这样的人很美。她可能很善良,很有美德,可能做了对他人有意义的事,可能在某些事业上很有成就。”

因为有自己的一套信仰和价值体系。

在娱乐圈这个泥沙俱下的名利场中,薛佳凝是自由的。

不被约束,不被绑架。

做自己想做的,爱自己想爱的。

她不做摩登女郎,偏爱“老气横秋”。

喜欢茶具,喜欢念珠,喜欢古色古香的东西。

哪怕,在演艺生涯,观众只记得她是“哈妹”。

哪怕,她常常因为那段颇有名气的感情,以“最佳前女友”加身。

她仍与世俗对抗,选择独自在世间流浪。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流浪”——出演音乐剧《赵氏孤儿》。

会不会让她的星路挽出更闪亮的浪花?

相关 文章

评论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