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蜀孟昶赔了夫人又亡国之谜(2)

  • by [!--author--]
  • 2017-01-18
  • 795 人阅读

后主及家眷被押往汴京。沿路由峡江而下,山川崎岖,道路难行,花蕊夫人娇怯怯的身躯,经受了这样风霜之苦,抱着一腔亡国之恨,秋水凝波,春山敛黛,十分幽怨。这日道经葭萌关,在驿中憩息。后主孟昶,有军士监守,另居一室;花蕊夫人带了两名宫人,居于左首一间屋内。花蕊夫人瞧着这般模样,回想盛时,在宫中歌舞宴饮,何等欢乐,今日国亡家破,身为囚虏,尚不知到汴京时性命如何,心内想着,好不伤感。独自一人涕泣了一会儿,觉得一盏孤灯,昏惨惨的,不胜凄凉,再看两个宫人,已是睡得和死人一般。花蕊夫人要睡又睡不去,要想把灯剔亮,却又没有灯檠,只得将头上的金凤钗取下,把灯剔亮,那胸中的哀怨,无处发泄,便随意填了一阕小令,取过笔墨,要写下来,却又没有笺纸,只得蘸着笔,在那驿壁上写道:“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 到汴梁后,孟昶举族与官属一并到了京里,素服待罪阙下。太祖将他封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授爵秦国公,赐居汴河之滨的新造第宅。太祖久闻孟昶之妾花蕊夫人艳丽无双,很想与为己有,但一时不便特召,只好借着这种金帛,遍为赏赐,孟昶一行必定进宫谢恩,就可见花蕊夫人了。 到了次日,孟昶妻妾一同入宫拜谢圣恩。太祖便择着次序,一个一个召见。到得花蕊夫人入谒,太祖格外留神,觉得她才至座前,便有一种香泽扑入鼻中,令人心醉。仔细端详,真是天姿国色,不同凡艳,千娇百媚,难以言喻。折腰下拜,婀娜轻盈。太祖已看出了神,好似酒醉一般失了知觉。等到花蕊夫人口称臣妾费氏见驾,愿皇上圣寿无疆,这一片娇音,如珠喉宛转,呖呖可听。太祖的眼光,射住在花蕊夫人身上,一瞬也不瞬。花蕊夫人也有些觉着,便瞧了太祖一眼,低头敛鬟而退。这临去时的秋波一转,更是勾魂摄魄,直把个太祖弄得意马心猿,竟致时时刻刻记念着花蕊夫人,几乎废寝忘餐。恰值此时,皇后王氏,于乾德六年崩逝,六宫春色,虽然如海,都比不上花蕊夫人的美貌。太祖正在择后,遇到这样倾国倾城的佳人,如何肯轻易放过?思来想去,便将心肠一硬道:“不下毒手,如何能得美人?”当下决定了主意。便在这一天,召孟昶入宫夜宴,太祖以卮酒赐之,并谕令开怀畅饮,直至夜半,方才谢恩而归。至次日孟昶遂即患病,胸间似乎有物梗塞,不能下咽。延医诊治,皆不知是何症候,不上两日,即便死去,时年四十七岁,从蜀中来到汴京,不过七天工夫。太祖闻得孟昶已死,为之辍朝五日,素服发丧,赠布帛千匹,葬费尽由官给,追封为楚王。花蕊夫人全身缟素,愈显得明眸皓齿,玉骨珊珊,太祖便乘此机会,把她留在宫中,逼令侍宴。花蕊夫人在这时候,身不由己,也只得从命。饮酒中间,太祖知道花蕊夫人在蜀中时,曾做宫词百首,要她即席吟诗,以显才华。花蕊夫人奉了旨意,遂立吟一绝道:“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饮了几杯酒,红云上颊,更觉妩媚动人。数杯酒后,宋太祖便把她搂抱在怀,把花蕊夫人拥入寝宫,尽其欢乐。这花蕊夫人,服侍得太祖心酣意畅。到了次日,即册立为贵妃。花蕊夫人既顺从了太祖,又受封为妃,少不得拿出在蜀中引诱孟昶的手段来,引诱太祖,每日里歌舞宴饮,取乐不已。 花蕊夫人自入宫册立为妃后,太祖临幸无虚夕,每天退朝,便从不往别处,专来和她作乐。这日退朝略早,径向花蕊夫人那里而来,步入宫内,见花蕊夫人正在那里悬着画像,点上香烛,叩头礼拜。太祖不知她供的是什么画像,即向那画像仔细看视。只见着一个人,端坐在上,那眉目之间,好似在何处见过一般,急切之间,又想不起来,心内好生疑惑,遂问花蕊夫人道:“妃子所供何人,却要这样虔诚礼拜?”花蕊夫人不料太祖突如其来,被他瞧见自己的秘事,心下十分惊慌,又听得太祖追问,便镇定心神道:“此即俗传之张仙像,虔诚供奉可以得嗣。”太祖道:“供奉神灵,乃是好事,况且妃子又为虔求子嗣起见,尽管打扫静室,供奉张仙便了。”其实花蕊夫人与蜀主孟昶,相处得十分亲爱。自从孟昶暴病而亡,她被太祖威逼入宫,勉承雨露。虽宠冠六宫,心里总抛不了孟昶昔日的恩情,所以亲手画了孟昶的像,背着人私自礼拜。不料被太祖撞见,追问原由,便诡说是张仙之像,供奉着虔诚求子嗣的。太祖非但毫不疑心,反命她打扫静室,虔诚供奉,以免亵渎仙灵。 花蕊夫人于是收拾了一间静室,把孟昶的像,高高悬起,每日里焚香点烛,朝夕礼拜,十分虔诚。那宋宫里面的妃嫔,听说供奉张仙可以得子,哪个人不想生下个皇子,以为后来富贵之地。都到花蕊夫人宫中,照样画了一幅,前去供养起来。从此这张仙送子的画像,竟从禁中传出,连民间妇女要想生儿子的,也画了一轴张仙,香花顶礼,至今不衰。后人有诗咏此事道:“供灵诡说是灵神,一点痴情总不泯;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太祖自孟昶来至汴京,曾在汴河旁边新造的邸第,五百多间大厦,赐他居住。现在孟昶母子俱已亡故,花蕊夫人又复入宫,便命将邸第中的东西收入大内。侍卫们奉了旨意,前去收拾,连孟昶所用的溺器,也取了回来,呈于太祖。原来孟昶的那溺器,乃用七宝镶成,式样精巧,名贵无匹。估估它的价值,当不止十倍于连城之璧!侍卫们见了,十分诧异,不敢隐瞒,所以取回呈览。太祖见孟昶的溺器,也这样装饰,不觉叹道:“一个溺器也用七宝镶成,更用什么东西贮食物呢?奢侈到这样,哪得不亡国!”遂命侍卫将溺器摔碎。太祖因中宫久虚,拟立花蕊夫人为后,便与赵普密议。赵普说亡国之妃,怎么能母仪天下,赵匡胤想想也是,只得作罢。太祖曾有金匮之盟传位光义的事,花蕊夫人心里很有些替德昭不服,常常在太祖面前说:“皇子德昭,很有出息,将来继承大统,必是有道明君。陛下万不可遵守遗诏,舍子立弟,使德昭终身抱屈。”赵光义得知后,非常痛恨花蕊夫人,一心要将她治死。在一次宫廷围猎中,赵光义伪称误伤把花蕊夫人一箭射死。

相关 文章

评论

  • - 游客

    在傻瓜眼里,聪明人的聪明一文不值。

    点赞
  • - 游客

    酒不醉人人自醉,他人清醒我独醉,借酒壮胆敢犯罪。

    点赞
  • - 游客

    也许到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才真正属于了自己。因为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只好为自己考虑!!

    点赞
  • - 游客

    买了电脑不上宽带, 就好比酒肉都准备好了却在吃饭前当了和尚。

    点赞
  • - 游客

    英语的教育“Education”的本义是引导、调动,而不是灌输、打造。

    点赞

发表 评论